丁健峰:花瓶


「哎,什麼是你最怕的事?」

「唉,當然是打開銀行戶口。」湯姆近年沒變胖,沒變瘦,頭髮沒變少,連每次被問最害怕的事,他的答案亦沒有變。

「你都工作一段日子,多久了?就我跟你都當同事六年了,你是真的沒有錢抑或是不夠有錢啊?」「當然是真的沒有錢!」

「我快結婚了,都未像你這樣為錢惆悵,其實你的錢都用在哪裏?」

「活在這年頭,所有事都是錢,你看,電話又是錢,打電話又是錢,電話保護套又是錢,電話保護貼也是錢,怎可能有錢呢!」

「真沒可能會這樣窮吧,你的食店和超市印花居然比我媽還要多呢,有必要去到這地步嗎?」

「你不明白,你都快結婚了!」

「怎會不明白?婚禮、酒席、結婚相、新居裝潢,什麼都是錢啊!」

「但用在結婚的錢,都是有回報的,你會變得有點窮,但也漸漸變得有點胖,而這卻是幸福胖。可我就是沒變瘦,沒變胖,頭髮沒變少,資產總值亦維持低位,因為還在愛海浮沉。」

「把自己說得那麼窮,那你的家呢,你的貓呢?怎樣負擔得起?」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有家?」 「那你住哪裏?」「女朋友的家啊!」 「貓也是女友養的?」

「是啊,不過是另一位女友的。」

「所以,你有很多女朋友!那你每天披上身的名牌外套,一定也是女友送的啦!」

「不,都是我自己買的。」 「我知道!手錶,一定是手錶,女友送的吧?」

「不,都是我買的。」

「哦,難怪……那麼窮。」

 

丁健峰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