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歐陸風情


「廣場上很多鴿子啊,我要過去!」
「我在這裏等你。」
初到歐洲,她對廣場上聚集的鴿子大為興奮,隨即衝入鳥堆,使鴿子紛紛拍翼高飛,仰看一雙雙的翅膀在頭頂飛舞。
在遠處觀看的他則知道鴿子跟老鼠唯一的分別就只是多了一雙翅膀,其他一切,例如骯髒的程度,傳染疾病的機率,都是一樣的,因此他才沒興趣在廣場東奔西跑與鴿子遊戲。
「哎!餅乾呢?我要餵牠們!」
他後退兩步,坐在了椅子上,沒打算拿出餅乾,更沒料到身邊的老伯卻拿出麵包屑,拋到地上。鴿子通統在他跟前降落,不消三秒,他就被包圍。
想離開之時,一隻獵鷹滑翔過來,繞場一周,鴿子馬上落荒而逃,順道幫他解圍。那是政府見廣場鴿子為患所聘來的獵鷹,飼養人是個高大的蘇格蘭人。蘇格蘭人伸出手,獵鷹飛完一圈便優雅的停泊在主人的手臂。
「為什麼要趕鴿子離開?」
「因為鴿子的糞便,和鴿子本身,都容易傳染病菌,而且牠們影響干擾着廣場的空間。」
「這樣牠們很可憐!」
「沒辦法,政府對非法集會向來管理都比較嚴格。」

丁健峰歐陸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