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甜不甩


傍晚,是城市最有味道的時候,每家每戶會為晚餐作準備,香氣飄散。嗅得到的氣味以外,還有城市人累積了整天的甜、酸、苦、辣,回家抒發。
這故事,得從廿五年前說起。
「鬈毛肥!」同學起哄大笑。「唉,能不能有個好聽一點的花名?」鬈毛肥當然沒有講出口,因為同學沒講錯,他既曲髮,也肥,站穩班上受欺凌人士排行榜榜首,反抗只會對自己更不利。做人最重要學懂找尋平衡,在學校不開心,可以在校外尋開心。每天放學,他會買薯片躲在家的後樓梯享用。後樓梯燈光冰冷,但薯片與舌尖激起的快感使他內心熾熱。「吃不下了。」晚餐時,鬈毛肥對父母說。「吃那麼少,吃飽才回來啊?」
「沒有啊,我沒有!」
「吃完才可以吃雪糕!」
「什麼?有雪糕?」鬈毛肥的喜悅都寫在臉上了,這日白天是酸,晚上是甜的。
十四年後,鬈毛肥的工作是廣告製作助理,上班講得最多,是「對不起」,而他會盡量回家晚飯。家裏晚餐總是三餸一湯,母親烹調從不馬虎,因為知道初出社會的兒子處於食物鏈底層,工作辛酸,見鬈毛肥能保持圓潤,便感覺安慰。白天是苦的,晚上還是甜的。
鬈毛肥體形龐大,可不代表吃得隨便,他對辣敬而遠之。不幸與辣相逢,他必定長駐家中洗手間,母親見狀,翌日便會準備夏枯草,淡化鬈毛肥體內的刺激。少辣或麻辣,也會甜。
酸、苦、辣,在城市裏每天品嘗,卻每個人也需要甜,方法簡單不過,回家吃飯就好。

丁健峰甜不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