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奇妙物語—天空


95yam01a

95yam01b

 

持續高溫第八天,四十度。太陽高高的掛在天空上,竭盡全力的閃耀着。雲朵一片片圍繞在它的周圍,百無聊賴的飄動着。天空下,人羣漫無目的挪動着,樹木,青草垂死掙扎。一個男人走出寫字樓,不知道怎麼了跳到路邊,一邊蹭着鞋底,一邊謾罵着:這是我新買的鞋子,到底是什麼鬼日子,事事不順。太陽不屑的看着他,嘟嚷着,鬼日子?哼!雲朵看出它的不開心,歡呼着,你來追我呀,管他們幹嘛呢。下面的生物啊,都覺得日子很難過,嚮往新世界,可哪有那麼多新世界。太陽不為所動,還是怒瞪着大地,陽光刺向高樓大廈華麗麗的玻璃牆幕上,折射着更加刺眼的光芒。瞬間,一道白光刺到男人已經啟動的車子上,前擋風玻璃如鑽石般閃了一下,車子開始失控,衝向了人羣,伴着路人的尖叫聲,一路衝向路邊的咖啡店,停在了一片碎玻璃中。咖啡店的背景音還在悠哉的唱着,男人趴在彈跳出來的氣囊上一動不動。太陽愣住了,雲朵擠在一起往下看,男人的額頭上慢慢滲出鮮血,一點點沿着臉頰流到嘴裏,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揚,發自內心的微笑着。「我,我做了什麼?」太陽逃脫般拉過雲朵擋住自己,默默的抽泣着,雲朵愈積愈多,終於擋不住淚水,滴滴落在大地上,從少變多,樹木青草歡呼着生命的重生,男人依然微笑着。雲朵依然聚積觀望着,太陽躲避着,內心默念着:這真的是個鬼日子。瞬間驚呼,萬物又瞬間安靜,各自過着各自的生活,只有地下的種子,不明所以,努力掙扎着:我要去外面,看看我的新世界,哪怕是注定的鬼日子。

任達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