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但願我做麵包師傅


09yam01a

麵包是我從小到大都非常非常喜歡吃的食物。早上兩片烤白麵包,一個單面煎蛋,一杯咖啡,哇,真是美好一天的幸福開始。拍戲的時候,下午能加餐一個牛角包,鬆軟香脆的口感,滿滿的能量,甚是滿足。現在物質豐富,我們可以吃到很多種類的麵包,麵包師傅也是各有絕招,有時候為了一口新鮮出爐,也是費盡心思。但在我的童年時代,麵包似乎只有一種,就是媽媽做的砂糖方包,方包切開,包裹着砂糖,甜甜的。每次吃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吃,似乎吃的慢一點,就有吃不完的方包。現在回想起來,那是很純粹的砂糖味道,麵包也是最普通的麵粉發酵烹製,和現在的麵包真的是沒得比,但那種純粹,卻是我童年快樂的回憶。媽媽忙碌的身影,兄弟姊妹們期盼的眼神,還有嘴邊的一點點口水,是我窮困卻幸福的童年。

前一段時間,拜訪了一位麵包師傅,閒聊間說起,其實愈是簡單的麵包,愈考麵包師傅的功力。行內的人都知道,考究一間麵包店就看法包和牛角包。法包要香,牛角包要脆。而看似平常無奇的白方包,其實是最難的。它應該有濃郁的香氣,柔軟而密度高,拿在手上實在不鬆散,入口質地一絲一絲,內層濕潤,不會乾巴巴。做出這樣的白方包,食材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一種工作態度,一絲不苟,不用華麗的裝飾,全憑手藝,在枯燥的反覆揉打中,做出美味的白方包。

愈簡單愈難得。愈純粹愈美味。普通的麵粉,在麵包師傅手上,可以變化出無窮的味道,麵粉本身,也是幾經變化,最終變成我們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美味。我願做一個麵包師傅,擁有專業的態度,認真而執着,專注而不孤獨,這是最普通的匠人精神。我也願做一個白方包,適應外界的力量,改變自己的形態,在不斷的適應中,最終蛻變自己。我願所有人,擁有簡單純粹的人生,美好快樂。

 

任達華麵包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