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魚大肉


每個喜慶節目,我們都會想起這四個字——

經濟拮据時,我們也想起這四個字——

大魚大肉。

與朋友聚餐,高高興興,間中就會冒出「不如點菜至滿桌都是!」的狂想。有時僅為的點菜一刻的興奮,或填充幻想,忘掉環保義務,把農夫們耕種的苦況拋諸腦後,不自量力,眼闊肚窄,將餐牌上所有想吃和「不介意吃的」全點下。對,有種食物叫「不介意吃」。

這種情況,多是在辛勞工作天的晚飯時候發生。工作忙碌,自覺成了奴隸,唯有在餐廳中,茍且偷生地飾演皇帝。看見滿桌都是新鮮熱辣的食物,筷子變成彩虹上的小仙子,跳跳跳,愛肉之香便跳到肉碟上,愛清湯之美便立即躍下海;也許這就是在石屎森林內難得享受自由的時刻。

但最常見莽點菜時刻,是節日慶典;大時大節大魚大肉。

自由感總是迅速消失,長輩們在吃剩的美點前亦放過孩子,不分配餸菜,不強迫大家將碗中東西吃掉,反說:「算吧!年年有餘!」噢,這是小時候我嚮往的瞬間,難得在新年可像皇帝般說不愛便不吃。

現在故事變個樣,雖然沒有粒粒皆辛苦之說,反正稻米都是由機器中種植,許多家禽都是被藥物飼養的,許多食物都欠缺珍貴感,所以罪疚感不源自食材那裏,相反地,是我們該到哪裏去;每次看見滿桌剩下食物,我總是不禁想起,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的靈魂想要去哪裏?

大魚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