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無力感是一種概念


焦土政策,原為軍事術語,敵軍到來,我們忍痛將土地燒焦,讓資源盡失,以防敵方以戰養戰。後來,「焦土政策」在坊間慢慢演變為 ground zero 洗牌重來,逼出人的本性,所謂「人到盡處自領悟」。焦土政策焦土政策,我經常聽到身邊有人說,尤其當提及結構極為複雜、難以認知及解決的議題之時。猶記得特朗普當選翌日,跟一位朋友用餐,他並非無知者,卻表示情願特朗普當選,「反正希拉里當選即亂局不變,大家眼巴巴看着(特朗普讓)一切稀巴爛,上一課,全民教育。」我當場反駁,但在例證未變成事實以前,反駁僅活像站不住腳的預言。 有趣的是,我發現不少人暗地裏抱持這種想法。也許無力感的確使人產生自殺式一般的「最後一着」之念頭,盼望壞到盡處曙光現;此乃無力感最為詭詐的威力。

反駁點簡單不過:第一,過分樂觀了,歷史不停重複,為何忽然覺得人類真的能一夜頓悟?第二,最重要一點,焦土定必惹來不能逆轉的局面,別幼稚而不負責任地想像明天春風吹又生。

不出兩年,帶憤含淚地引證。特朗普上場,首先動天然資源,企圖重啟阿拉斯加鑽油活動,地球的破壞是不能逆轉的。人命呢?又如何挽回?上年春天,本來對敘利亞漠不關心的特朗普,因為女兒「覺得死小孩的照片很可憐」,他隨興向生化武器基地射出導彈(當時還有人稱讚他主動介入敘利亞問題),翌日,巴沙爾(Assad)還擊,炸死更多平民,特朗普卻沒再跟進。上月,敘利亞的生化戰爭持續。還別提他跟殘酷的菲律賓總統握手讚揚,還有緬甸的獨裁者……可惜本欄篇幅有限。焦土?焦誰的土?誰的命?無論多累,繼續抵抗你所不相信的。無力感極為詭詐,它披着「感覺」的外衣,實為錯誤的概念。

卓韻芝無力感全民教育焦土政策無力感是一種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