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年華老去的孩子


朋友說:「從前我很討厭那些炒股票炒樓的人,鄙視他們為數目字的上落喊生喊死,說到尾就是一班人發明了大量遊戲規則來困着一羣賭徒,蔑視!」

朋友續說:「不過我現在修讀經濟,發現金融體系實在玄妙,你不得不佩服其精密程度,我現已變成我從前最討厭那種人了!」

我說:「大概是因為你認識的多了!不明白前討厭,明白後喜歡根本是兩個不同的階段吧!雖然是從旁觀者變成他們當中的一分子,但那到底是基於認識,不算是件壞事啊!」

朋友:「不知道呢……可能我是成長了……」

有另一位朋友靜坐在一角看着我們對話,不發一言。及後那位感嘆自己從討厭經濟變成主修經濟、弄不清自己是成長了還是妥協了的朋友走後,他終於發言:「看着他,很像從前的自己,像正在求學時期的自己!總之,他彷彿一小孩子,大概,我老了。」

閣下明白那時的情況嗎?一位青年因自己的變改而感嘆自己成長了,另一位仁兄(其實都只是三十歲的青年)看畢那人感嘆,則感到那人很像從前的自己,而感到自己老了!

眼見三十歲的他在感慨「年華老去」,我儘管總結一下:「可以肯定的是,你們仍是小孩子,看我外婆,老人從不說自己老了。」

卓韻芝成長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