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做戲咁做


我們知道「一樣米養百樣人」,亦經常將此話掛在口邊,然而得悉他人——超乎想像——的差異時,還是不禁驚詫,發現自己的想像能力有限,必須面對「知道」跟「明白」之間的鴻溝;縱使這個事實,我們曾經面對過不少次。「我們」,意思僅「我」而已,抱歉寫作人運用措詞技巧作偽客觀,替他人發言。誠然僅指「我」。總之,至今我依然對特朗普的行為感到極為錯愕,亦對他的狂想得以實現之事實感到「超現實」,幾乎每隔兩周驚呆一趟。也許只是我?

特朗普代表人家「遷都」耶路撒冷,一旦停下細想,即被重新震驚。雖然另一瓣腦袋笑問「為何不可?」狂人舉動合乎狂人邏輯而已,但在他「隨心」向敘利亞發射導彈、正式退出伊朗核協、公開模仿恐怖分子槍擊手勢,配以他被彈劾計劃的癱瘓、聯合國的無可奈等等,實在極度不靠譜——「譜」是認知世界的整套概念——非只不靠,而是距離過分遙遠。重點非狂,而是狂之實現。特朗普代替他人搬首都,亦搬走了我的情理理解系統。

對於電影、電視劇,有一句「做戲咁做」,即受眾拒絕相信世情之戲劇性,(包括創作人處理欠佳,使劇情難以入信),但現實明明如此離奇,比虛構情節更離奇,事實上創作人的處理再低手,如果觀眾明白世情已沒「譜」,則毫無入信問題可言(存在其他問題,例如「電影難看」,但投訴點並非「入信」),現世代的觀眾該投訴:不及現實誇張,故事太合乎情理——這才是本年代的「做戲咁做」。杜琪峯先生金句「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可惜 2018 年的現實連情理都沒有。我們該怎辦?——

「我們」的意思,是「我們」。

卓韻芝分享第一張跟未婚夫的合照曬甜蜜。(網上圖片)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卓韻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