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儲的病態


現代人生活壓力都很大,也許我們頭上都是一道厚厚的壓力層,然後才是一片天空。

人們的精神抑壓,經常從微小的病態動作反映而出。自殘借酒澆愁暴力行為這些固然病態,但一些毫不顯眼的行徑諸如儲東西,亦反映出我們的心靈多多少少有些毛病吧。

愛儲東西的人,有些真的對儲藏品有研究和熱忱,但有些人卻是為儲而儲,口說因為喜愛,然而底蘊裏卻是一些精神抑壓的反射。認識一些朋友,由牙籤到煙盒、結他、吉蒂貓到偶像產品皆儲,有些甚至從沒把包裝撕開過,也根本沒有興趣去知道裏面的是什麼,都是為買而買。到不能再儲下去時,便立刻抓緊另外一種物件去儲,目標相同:囤積更多,直至無能為力。

還可憑斷定他們是為儲而儲?以下是另一有力證據;敢問為啥而儲,他們真的坦白表示:我不知道。他們並不真的深愛或了解所儲之物。在某些情況下,當他們的生活有了新方向,或經歷一些人生變遷以後,他們可迅速把從前的「珍品」忘得一乾二淨了,變心之快如失憶。

儲東西的人並不恐怖,畢竟都是精神紓解的自救方法,然而我們還是應該多多觀察自己,不一定是吸毒酗酒自殘的人才反映嚴重程度,有時我覺得不容易被察覺的小病徵更為危險。

儲物症被視為強迫性精神病。在日常生活中,儲,反映一種補償,一種恐懼,一份對於被擁抱的渴望。

卓韻芝儲的病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