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月餅之大


中秋節?我比所有人慶祝中秋節的方法還要簡單,慶祝的時間比一般人提早更多——

遠在一個月前,我已獨食了一盒雙黃白蓮蓉,並非迷你的那種!感嘆號!

話說於加拿大居住的姨姨回港過暑假,我還未奉上見面禮,她已買了一盒月餅專程到訪我家。不開猶自可,罐子一開便不得了。我每晚吃四分一個,每晚吃四分一個,不消一個月,月餅已經完全消失,當婆婆問起時,唯有支吾以對:唔……不小心……吃掉了……

月餅應該保持原有大小,不應因為都市人的健康意識而縮水,因為它甜甜而使人吃得飽滯的特性,反而更加應以其典型體積出場:因為月餅暗示了分享。

獨個兒吃得下的迷你月餅就像西菜,大家不需朝同一碟子中去取、去分裝,表面上是生,卻偏偏少了中秋節月圓之夜的團圓感。除非像我這種不怕肥的為食怪,否則看見月餅之大,的確會想起要回家跟家人分享和賞賞月。

雖然我的朋友說,就算是迷你月餅,他也吃不完,而且只會在有人一起分享的時候才開餅。月餅控,是我。

卓韻芝月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