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只做一件事


《全民造星》比賽前,我都不跟學員談話,連「加油」都省掉;其實都聽不進耳。我明白。

《呃呃氹氹 One Night Stand》快將來臨,本月的生活就是排演、運動、排演、運動,腦袋和生活裏就只做一件事,在車上自言自語背稿,在浴室想起那句形體動作可以如此改進,連約朋友吃飯都不敢;事實上每天也會好好坐下吃飯,只是心腦容不下其他事情。全身躍進,不受打擾。感覺良好。

舞台演出是少數使人產生這種狀態的工種,沒有下班,每刻都被同一任務包圍;在歌頌 work life balance 的年代,為了追求舞台上的精準而廢寢忘餐,幾乎出賣靈魂,卻是被讚揚的,藝術應當如此;售貨的為了追數而不眠不休會被慨嘆,甚或嗤以之鼻,我們大條道理 24/7 忘我忘世界,至少一個月、兩個月、一季。彷彿舞台以外的世界瞬間消失,有時發現自己跟回答別人問題時,竟是趁機試試講稿。電影看不進心,就算本來看那電影是為了找參考棟篤笑比較像跳唱演出,身體每一處都必須準確,太多東西要牢記,你只剩下自己,不想消化任何其他資訊,直至踏上舞台的階梯。直至 spotlight 一亮,腦袋一片空白。

那刻,才是享受時刻。

卓韻芝呃呃氹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