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因為語言


完成第七個 One Night Stand 作品「呃呃氹氹」,part 2 還未來臨,但是預計秀後虛空必然發作,完秀翌日決定自療。
 
自療方法是提筆寫作;白紙是上佳的針藥;抗虛空?創作。
 
停下時,腦內不停重播「呃呃氹氹」的畫面,有時還會喃喃自語地說稿,幸好想到創作,立即開始創造,以填飽空虛感。三天過去,本來預計的「秀後症」沒發作,情緒也沒有鐘擺式地飛到另一端(異常亢奮),相反,睡得很好。
 
做到第七個作品,終於懂得治療秀後抑鬱。
 
幸好有紙和筆。
 
也可以讀書。
 
天生愛文字,看着一幅有文字的圖畫時會不理一切先去看那堆文字,漫畫書與文字書相比,愛看後者多一點。愛閱讀。不介意查字典。間中會與朋友研究某些詞語的運用。有着「我不太喜歡運用這字眼但卻愛它的發音」之類的怪僻……以上的特點,都會出現在字戀狂身上。
 
在報章雜誌寫寫寫,在台上講講講,當然因為做人還有點掙扎,還有話想說,但也因為對文字、語言本身滿懷愛意,One Night Stand,一個人一把口,是某種對語言的探索,像詩。因為語言,我們相聚一起,發掘和感受語言的最大威力。

卓韻芝創作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棟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