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呃呃氹氹》蜜月歸來版


《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快將重演,第一位邀請的觀眾是林一峰、二汶的媽媽。
《呃呃氹氹》首演中,我在台上談及婚姻生活,那段稿幾乎不是稿,都不用過分修飾設計,直面描述經已變成喜劇;也不知道怎麼所有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都會變成喜劇。那天林媽媽,她說「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好多事發生在你身在,而事情往往變得『好得意』!」我看慈母是希望保持禮貌;林媽媽的意思其實是「好大意」。
告解:明天上機到阿根廷度蜜月,倒是在數天前方想起:南美.好像.要注射疫苗。好像。往網上一查,原來真的要接種黃熱病疫苗,急急致電衞生署,護士表示排期至明年一月,我表示五天後得上機,電話中的護士沉默片刻:「我替你問問醫生。」再通電話之時,醫生瞬間跟我變成陌生的朋友——留意:對方完全不知道我是誰,因此對方純屬善意——疫苗生效需時十天,他細問我在哪天抵達阿根廷巴西接壤的Iguazu,因為我們的行程中只有此區需要提防黃熱病。在電話中,他聽來對南美多麼熟悉,我暗中下決定:見面時,一定要向他請教南美哪處比較好玩。
翌日,丈夫和我到達衞生署(感謝醫生護士通情),我倆是醫生下班前接見的最後兩個人,我向醫生問起湖區、冰川區、高海拔區,他以旅者的身份給出意見,丈夫在旁歎為觀止,首先驚訝怎麼我跟醫生侃侃而談,然後驚訝怎麼原來我還未確定行程。接種時,護士們被我們逗笑了;一個相當害怕打針,另一位一邊打針一邊取笑對方害怕打針。在那一刻間,暗淡的診室充滿笑聲。
我並沒忘記自己的幸運,亦深明粗心大意絕對不該,但我更知道的是,兩個快樂的人原來真的會輸出快樂,就在無意間。離開診所時,我向丈夫表示希望疫苗不會令我倆發燒,如此一來,我們不能上機啦。他說,沒所謂,我用念力叫自己別發燒,就像我用念力叫颱風山竹別延誤我倆的婚禮。哇,我有實力你有念力。一個凹一個凸,一個呃一個氹。
所以呢,只有我適合嫁他,只有他適合娶我。因此呢,若成功上機,就有蜜月歸來版。哈。

卓韻芝呃呃氹氹蜜月歸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