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喜:死不可怕


死亡,對父母在堂,四肢健全,身心無障,社交正常,生活無憂的人來說,最為可怕。死亡一旦降臨身上,就代表立即失去父母的溺愛,人間美食,至愛親朋,更新社交狀態的機會。所以,這類人,即是地球上的一小撮人,都不惜代價,勇敢嘗試各種遠古或新奇的方法,力圖將死亡趕離自身百米之外,只要有效,性交也可以。

有人千里迢迢,飛十幾個小時,再搖百多公里巴士,覲見聖者兩分鐘,目的就是至誠祈求聖者慈悲加被,息災除障,增長壽命,也就是驅趕死亡。尷尬的是,當這人搖過百多公里巴士,再飛十幾個小時,回到家裏,收到聖者辦公室的電郵,有請全球友好,在限定的某一個月內,為聖者的健康長壽,集體做些指定動作。

每年除夕,我們都會擔心來年太歲會對自己不利,身上掛上三合、六合生肖飾物,牀頭底擺壺安忍水,再於大門地毯下貼一平方銅片,仍怕尚有不足之處,再來一樁六尺高頭炷香,方可安心入睡。

一年又一年,我們真誠相信,死亡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

可惜,只要身體某處某顆細胞不聽話,以別的方式分裂,一個致命的腫瘤就宣告誕生,而你可能在它四、五歲生日之後才知道它的存在,繼而由腫瘤科醫生給它取個名字。

由於自零歲到大專教育課程中,從未有過一章半節教導什麼是死亡,加上親友離世出殯時,父母都以當年命格適逢沖剋刑破害為理,謝絕帶小孩奔喪,剝削都市生活最碩果僅存一睹死亡的機遇。

另一個讓人害怕死亡的原因,就是不知下一刻即將發生什麼?該如何應對?誰能當輔導員?對於在世時,習慣不曾嘗試解決困難,只慣張口求救的我們,不確定的下一秒,確實非常可怕。

而這些不確定因素,自受精一刻開始,一直如影隨形。

首先,要確定並非在子宮外受精,順利三個月後,父母及其父母四方都沒有需要找一台吸塵機來。之後半年,母親沒有因為父親在外面社交而抑鬱,然後找些本來是給老鼠用的藥來吃。出生時沒有被臍帶圍着頸脖繞三圈,或自以為是,用腳先出。由水中生物蛻變成陸地生物時,最好沒有戰亂或瘟疫,頭一百日,能確定母親神志正常,並跟你分牀睡就更好。之後的日子,如熬得過兩歲時的第一次面試,三歲時的西蘭花英文背默,然後高考取得六百分以上,第一次性行為沒有被傳染可引致肝硬化或肝癌的丙型肝炎,大學畢業後到海中心紮鐵起大橋時,沒有遇到因為你要佩帶安全設備而開除你的判頭。三十歲買人壽保險前驗身時,直腸沒有發現腫瘤,四十歲時心臟血管仍然暢通,五十歲時沒有因為轉發新聞而被判入獄,六十歲時按揭最好還剩二十年,七十歲時領到的強積金最好還有總供款的三分一,八十歲時並非自己一個人進醫院,躺在棺木裏時,最好有位你叫得出名字的陌生人幫忙按掣將你送入焚化爐。

死,也不過就這樣擦身而過好幾千次,所以,並不很可怕。最可怕的,生,因為,你要將所有事,重複再經歷一趟,但不確定會不會比上一次更順利。

 

■ 撰文/圖片︰王喜

死不可怕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