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吐之苦


如果沒有把感情上的怨氣、怒氣、悶氣散發到網路上、羣組裏,而是留住一口氣,親口吹到你耳邊,無論男女,那一定視你為閨蜜。如果是閨蜜向你告密,最安全是當一個樹洞;什麼是樹洞,只聽不說,發出的聲音都只是對方的回音,慢半拍又空蕩蕩的,但聽來順耳。所以樹洞不只是排氣管、怨氣垃圾收集站,是要有等於沒有的反應的。

如果是樹洞,對方只需要把無以名之的感受,用人話表達出來,就跟唱K差不多,唱完就累了,唱得多那首歌也悶了,就跟吃太飽就要吐了沒兩樣。

別以為當樹洞容易,向樹洞嘔吐很方便。嘔吐過程很痛苦,卡在喉嚨間一股滯脹之氣,不上不下拉扯一陣子,才能傾盆盡吐。吐之前,還需要點決心,那些酸餿物體,窩在胃裏那麼久,要倒流出來,經過自己平常用來品嘗美食的用來接吻的舌頭,再要親眼看着,都已經覺得難堪,更何況有別人在?

胃納不夠大,卻吃太多,是貪吃之過,吃了不乾淨不適合自己的東西,注定要吐,都因為不小心。感情與人都一樣,吃不下的,終究以嘔吐收場。當你看見人吐得很狼狽,你不會當場就告誡他,下次別喝酒了、記住吃七成飽就夠了、食物安全很重要,不會的。通常都要等他平伏以後,才說得上話,但事過境遷,下次未必就記得嘔吐之苦。

如果有本事記性好,吐過一次像見鬼,從此怕黑,知道玩碟仙很邪門,以後走夜路選擇燈火通明的地方,那是他懂得自保,跟你說多說少,說得再有道理也沒什麼關係。

從前只知樹洞要發出回音,以為既是閨蜜,說什麼就應一聲,有時回音比真人還要響亮,他吐出來的苦水之髒,早已看不過眼很久,於是十倍償還,一起數落那個他吃不下或是吃定他的人,誰知道,事主是這麼想,但他不想你這麼說,他可以這麼說,但聽不得旁人學着他這麼說。這就是著名的疏不諫親,在分手之前,閨蜜雖親,但也不比那位渣人親近。

回音是這麼樣的?速度比原聲慢,力度遞減,不適宜跟車太貼,他說他不好,就慢幾秒跟風說是有點不好,只是有點而已,別像事主一樣激烈,他若是激進派,你就要站得後一點,變溫和反對派,有需要時更要當中間派。到他真需要實質的建議,你才進入建制發言未遲。

不過,跟議政一樣,進入了什麼委員會,當局愛聽不聽的,採納了沒有你也不知道,最後也很少真的因為你一句話,就如醍醐灌頂的醒過來。當事人酒醒了,是自然醒,他如果沒有重蹈覆轍,是因為他想起了嘔吐之苦。

林夕嘔吐之苦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