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積陰德


老人家會對看不過眼的人說:「好心你就積番啲陰德啦。」按字面理解,沒有對平日不堪的作為喊停,先積陰德當贖罪券,功過相抵就沒事。法庭若以此準則判案,等於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捐款可以抵罪。

什麼叫陰德?聽來似陰騭,帶陰氣,果不其然,在陽間行善,不為人所知,功德記在陰間,據說這樣的福報更大。相對於陰德,陽善是做了好事有人知道,於是會有人讚揚,也可能會得到名聲,於是做好事的福報就在現世報掉了,這盤積德的帳也報廢了。

所以,一般說法褒積陰德,而貶陽善,我不知道是因為陰德比較划算,還是做好事不出頭不為自己求好處,才算是好事。怎麼看,都像有個打得很精的算盤,計算着行善對自身的回報。有人大大聲張揚,固然是投資,存心隱密,若只為陰德的回報更大,也只是深諳這不知誰定的遊戲規則,投資得更高明而已。

若按照這潛規則,慈善活動都不要辦了,所有參加者都為了獲得善長這名堂,參加了豈不是都處於偽善?捐了血捐了身家,讓人知道難道就沒有做榜樣的宣傳效果?不曉得要有多陰暗的心靈,才想得出這一套做好事基金的回報率計算法則。有心行善,便無心管它什麼陰的陽的。

最陰騭的陰德,是胡亂放生。其實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有什麼放生不等於殺生。有,平日看見一隻找不到出路的飛蛾,沒有一時興起隨手將之拍扁,慢慢誘導牠飛出去窗外,也只能這樣了。這樣大概也不會拿來炫耀,我放生了一隻蚊,我是個好人。

至於那些教人買海鮮放大海,以及出錢放生然後讓海鮮等死的,還一面做法事,罪過又加一等,因為張揚,所以有人不斷仿效,不斷變相殺生。一般深海魚放海傍,很少能存活的,有記者問那收錢幫人積陰德的道士,放生的魚殺生怎麼看,道士也很懂講佛偈,說那些生物陽壽已盡,亦緣份也。

船灣淡水湖經常有人放生,一般是水魚,鱉是食物鏈高端物種,即使沒死,破壞了本來生態平衡,又導致多少生物喪命,影響之廣泛深遠,這盤數,放生的人又有沒有計算過?最近更有人大量放生蝗蟲或蝗蜢,也不知是何心態,從雀鳥店買走,送牠們到野外,也不過是從籠中鳥的嘴裏,轉移到自由飛翔的鳥口中,轉移殺生的方法有差別嗎?

水務署早有警告牌禁止在那裏放生,連犯法也不管,難為漁護署、嘉道理農場、愛協、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聯名,要用軟的,苦口婆心勸喻「放生是否真的可以拯救生命?」,拯救生命還不夠感人,再有海報求情:「放生真能讓牠們幸福嗎?」這樣屢勸不聽的愚人,又不全是愚鈍愚癡的,他們只在乎自己的幸福,所以才不管牠們死活。依我看,「能讓牠們幸福嗎」是不夠阻嚇的,要說:「這樣放生,等於同歸於盡,早晚也有你份。」只有牽涉到自身利害關係,才可以嚇走如此積陰德的大善人。

林夕明周娛樂積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