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不如開心見誠


我在講大話方面沒天分,萬分低能,每當要虛應故事,就真的心跳加速,愈說愈小聲,幾乎微弱到對方聽不見,然後當場揭破我在胡扯。不擅長說謊,不代表就高尚過人,只是沒什麼需要講假話而已;不大會撒謊,不表示不會撒賴。最多時候是要拖延死線,因為面皮不夠厚,很少坦蕩蕩說沒有就沒有,你能拿我怎麼樣,或者說,我不認為我是一個沒誠信的人,雖然我未能如期交貨。

容易面紅心虛的人,為了保持起碼的人格,於是經常找藉口,實在弔詭。有時弱弱地說還沒完成,對方好奇心過剩,自信心過高,即時幫我編理由:知道你很忙,麻煩你趕一趕,其實並沒那麼忙。有時只是懶,但順着對方意思,說是啊,這陣子比較忙,我就不算說假話了,忙與不忙,沒人可以定義,我會忙,是因為我懶,句句真言,良心又好過,何樂而不為?

現在大多時候用簡訊溝通,我發覺要找藉口,想個得體的理由,比直接通話艱難得多,一字一字寫出來的,果然會更認真,更不能失真。從前會通話,債主聽到我聲線有點點沙啞,又主動幫我一把,問:你病了?

我做人很有原則,就是千萬個藉口,絕不拿自己健康開玩笑,怕一語成讖的現世報,也從不以家有要事做擋箭牌,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另一個原則是,判斷要仔細精準,例如,何謂病了?我身體就是經常處於比別人虛弱一點的狀態,睡得不好,也是一種病,未能集中精神,想逃避工作,是心有病,該趕工時忽然追求慢活,是拖延病發作,焦慮忽然加劇,更是病,所以,沒錯,我病了,也不能說我說假的。

最能讓我過關的是隱藏部分真相,其實在趕着別的案子,但這種真話不能說出口,會傷害對方自尊,只說忙啊,你說我病了就是病了,這叫白色謊言,出於好意,含混過去也不至於內疚到睡不着。

我這個慣性撒賴,藉口隨口順勢拈來的過來人,說句老實話,即便這樣,不能開誠布公說:「我遲交的理由,但就是還沒交出來。」心裏其實有塊石頭壓着,內疚在不為意時慢慢積累,呼吸不能暢順,倒不如在死線前先自首,老實坦誠說:「對不起,能不能給我多一兩天時間。」結果不外乎兩個,即如人不是生就是死,像這種事情也不會死人,債主如果喊救命,不行,那就認命勉強趕工,通常明白事理的都會開恩:「那就多兩天吧。」

何謂豁然開朗?就這樣,心忽然就輕了,也就不好意思再拖延,在光明正大沒有鬼祟的心態下,通常都會寫出好結果來。說大白話的痛快,實在千金不換,對於不會說謊的人,以上是經驗之談,良心建議,於身心有益;對於說謊成性的人,祝他們身體健康。

林夕不如開心見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