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舉報凶宅


羣眾的力量,可以很偉大可以很動人,偉大可以很危險,凡動人者,變相能鼓動驅動人,也可以很恐怖。最恐怖莫過於舉報,舉報比正式報案簡易,又好像不用負上任何責任,一個匿名舉報,含冤者死命為自己澄清,匿名終於被起底一刻,真相雖然大白,過了幾次天亮,也沒什麼人在意是黑是白了。

每一次天黑天亮,都不知有多少次內幕投訴駭人如核爆,圍觀者沒閒暇跟進,只有興趣點評開幕。速度消磨耐性,剎那好奇不耐追根究柢,網路社羣最容易製造大量真假莫辨,檢查與司法機關不可能受理的小案件,無聊之餘同時也可以訓練判斷力,讓每個人都有機會當山寨版福爾摩斯。

例如以下個案,是房客投訴房東,租給他一間猛鬼屋,有六層高,樓下預備開店營業,二樓以上自住用。住了一個禮拜就嚇得要遷出保命,房東卻要殺掉一半押金。此屋如何凶猛?

房客入住前,先帶風水「師傅」檢查,「師傅」雷霆掃穴,說掃到一隻狗的靈魂云云。然後入住第一晚,妻子在樓上尖叫:「出事了!快上來!」出什麼事?原來那兩個月大的嬰孩看着忽然瞪着天花板哭啼,發抖,房客立即拿起符水淋嬰孩身上。

案情至此,疑點一,嬰孩啼哭有何稀奇,會用「出事」形容?疑點二,嬰孩若真有問題,何不看醫生,而是灑符水?三,這什麼人家,隨手就有符水?當然,既然有「師傅」看過,順手留下點符水應急用,也是常情。第二晚,嬰孩又瞪着天花板,這次是很開心的傻笑,於是又找另一位「開了天眼」的師姐幫忙。奇怪,嬰孩哭笑無常很正常,一點不奇怪,而且兩個月大嬰孩眼睛好像還沒發育成熟,只看見模糊影像,肉眼未開,開了天眼的師姐卻說,看見有一名高 180 的男子在屋內,但沒惡意,只有燒香給他,還可以保佑住客發大財,然後,這房子有許多動物靈魂聚集在屋頂云云。房客不放心,再到一間宮廟問道,報上地址,乩童回報:怨靈太多,神明也沒辦法,速速搬離,否則命難保。房客於是查資料,上址前身原來是間動物醫院,案情至此,開始有戲了。但證據呢?

房客上載監視器拍到的片段,說樓梯燈光忽明忽暗,放椅子上的背囊會自動下墜。疑點一,燈泡有時會閃爍是常識,重物放得不平衡,累積一定重力到臨界點,會一下子傾斜也是常見。結果所有湊熱鬧的人大失所望,背囊移動片段分明有跳格,旁邊的行李箱位置也不一樣,應該是分開拍攝再剪接過的。

前身是動物醫院是真的,但房客知道後有可能先入為主,疑心生暗鬼,或者知道後追加師姐看見動物靈魂的案情。片段則有造假嫌疑,造假靈異片有兩個目的,一,戲弄,看着圍觀者看得熱鬧,自己一個人竊笑,二,跟房東有租務糾紛。

此案下文,驚動了記者,憑房客提供的資料,找到確實地址,訪問了房東,房東說:沒有的事要我怎麼回答?然後鄰居說,哪裏確實每任租客都住得不長久,但內情不明。本席在此宣判,此乃羅生門事件,只可憐了房東,若真是被冤枉,無端多了一間「凶宅」,跟租客有糾紛,不如容忍一下算了。如果法庭設有靈異鑑證科,看來也不是壞事。

林夕凶宅鬼屋風水睇樓舉報凶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