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很久沒接吻的人有福了


眼見別人打開瓶蓋就喝,那些瓶裝茶瓶裝水也不知放了兩三天沒有,水還好,瓶裝茶一開封,就會變壞,除非防腐劑下得夠多,可以放幾個星期不腐的茶,給你也不敢喝。

一般人會奇怪我太挑剔,水放着怎麼會壞?我也不曉得,總之但凡密封過的,打開來就像潘朵拉盒子,總覺得有些變故,看見水蒸氣聚在瓶子內壁,渴了也不想喝就是。

有些人以為我有吃喝潔癖症,其實我奉行眼不見為淨,水被曬過熱過才會有蒸氣,不巧讓肉眼看到而已。我當然知道,和尚戒殺生到一個程度,連喝一口水也要唸個經方得安心,為有無量數的微生物在一瓢水也,微生物不就是細菌?在家裏喝剛剛燒開的滾水,稍微丟冷了,想必也會有新鮮的生命誕生,更別說在外面吃飯時,奉上來那杯水了。

樂觀的人看見半杯水就是半滿的水,不是半空的杯;性格無所謂的人,看見放久了的水就是曾經煮滾過的水,不是微生物的培育所,正如從酒家廚房端上來的菜,盤子沒看見有污漬就是乾淨,碗盤堆疊一起洗那個場面,沒經過就不存在。

所以我只是一般人一般見識而已。而專家之所以是專家,自然有非一般的見解。據專家分析,瓶裝水打開後,直接用口來喝第一口還好,第二口第三口,喝下去的細菌會以倍數計算。道理很明顯,毋須放大鏡,口沫混合了瓶口的水,成為細菌溫牀,幾秒內即以幾何級數速度滋生。

當然,先把水倒杯子裏喝也不是辦法,要喝就要接觸杯子邊緣,第一次能免疫,第二口開始又跟瓶蓋一樣,總不成沒喝一口就換一個杯子。杯子即使擦乾淨,那抹布呢?也曾有專家說,抹布是滋生細菌的最佳載體,嘩,那毛細孔每用一次,非得在鍋裏用一百度水煮上十分鐘,難以斬草除根、全族殲滅。要讓洗杯碟的菜瓜布永絕後患,真意想不到,專家建議每一星期換一塊,如是妙法,恐怕細菌滅絕以前,地球已經喪命,這樣的人類,哪裏供養得起啊。

於是想到擦浴缸穢漬的菜瓜布,那些都是我們皮膚上留下來的細胞累積的屍骸,真是擦之不盡,生生不息,以後浸泡泡浴,就很難跟浪漫掛鈎,連舒服安樂都要扣分。還有那新肥皂,經不起一雙手的幾番廝磨,便變成凹凸不平的俗物,早晚成為皮屑的收集站。

然而這些總就是身外物。

唾沫卻是我們口裏最親密的夥伴,專家不提點我們還好,一說到這個,未免想每個人口含億萬細菌,舌頭味蕾就是牠們的溫牀,什麼吐氣如蘭,想明白了就是一團微生物的體味——因為肉眼視而不見,只能用想的。所謂大菌食細菌,我們本身就與細菌混為一體,牠中有我我中有牠,箇中關係,可以創作一首有人敢寫沒人會唱的情歌。

專家建議別徒口喝瓶裝水的忠告,與其說是為了衞生,不如將之看成警世良言比紅樓夢那面找出骷髏的鏡子有效多了。肉慾?好肉酸啊,很久沒接吻的人有福了。

林夕很久沒接吻的人有福了水樽潔癖細菌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