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男生要學懂保護自己


me too之後,現在也很流行一句話:「男生要學懂保護自己」。
不只說男生也要小心狼爪,特別是小童,無論母狼公狼都要提防。
自己的清要自己保,清白有兩種,一是清白之肉身,這種清白其實有點不明不白,一切以有情無情作準,若彼此情投意合,即使有雲雨情前科,那清白就不算被玷污;若勉強而為,即是強姦,那清白就被奪去了。
「要學懂保護自己」,主要針對第二種,法律上的清白之身。沒做過的被誣陷,可能是一場誤會,在擁擠的車廂上,手碰到不該碰到的地方很容易,所以男生要保護自己的手,最好深藏褲袋裏,但這又會被誤會是在自爽,最安全姿勢是雙手翹胸成一統,管他春夏與秋冬。如果不在車廂,在房間,蒐證比較煩,你很難為沒發生過的事蒐集證據。
最近有位醫師上保健節目,聲稱以後不敢為小兒檢驗有沒有長短腳了,只為一般嬰兒會坐在母親大腿上,拉動小腿檢查時,手部很容易碰到母親,不如斬腳趾避沙蟲,自保為要。
至於有發生過的,更煩。男色狼一個也不能放過,女的你情我願時就是交歡,交惡後就是性侵,也沒把炮友或男友放過,告上官府去。
台灣法制,只要法官起了佛心,兩年以下刑期可以罰款了事,又流行私下和解,以賠償了事,所以這種說不清因果的性事奇案特別多,幾乎每隔一兩周就有一宗,男生大多被判無罪,主要因為女方證據不足加上口供前後矛盾。
大概因為有先例可援,無罪男方一般很大方,不會反告對方誣告罪,不曉得會不會鼓勵來告,撈不了變相肉金,讓你有官司纏身,帶不走的你的愛,為你帶來麻煩也不枉到法庭一遊吧。反臉無情後就提告索償,直把一場歡娛當買賣,何必。
交歡時如何證明其中一方是被迫的?即使是情侶也有互相勉強的一刻,能脫罪的男生,大多依靠之前的對話紀錄,憑甜言蜜語的甜度認證是感情尚好就好,若有不和迹象,律師就頭痕了。最近有一宗女方堅稱與對方沒有再拍拖,可惜往還證據太多,難得這位法官沒離地,表示「現代社會男女關係面貌多元,沒交往也可發生性關係。」關係面貌多元,差點就要笑出聲,情侶有沒有強暴情侶易查,一次性炮友過程有無衝突難說分明。真是審死官。
難怪有人說,最要提防就是枕邊人,為自保,牀上最好效法行車記錄器,手機對話一條不能刪,互不信任又要相親相愛,以後還談個戀愛可能會搞到精神分裂。

林夕男生要學懂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