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缺德神探


不知道是最近看探案電影多,抑或親人互害新聞太多,有些不怎麼起眼的案件,都不捨得放過,自行扮演偵探推理,背後還有沒有沒被揭發的內情,就這麼結案了嗎?

最近台中有務農人家,兒子趁休閒時到海邊釣魚,捕獲一尾河豚,回家宰魚,去魚皮內臟,把魚肉煮湯,忽然又想起七十多歲的老父,牙齒不好,看着內臟堆裏的魚肝,軟軟的,很適合給老父吃,於是又弄一道河豚肝湯。

老父才吃了半隻手指甲那麼一小塊的魚肝,即時感到口部麻痺,立即喝問兒子這是什麼?兒子如實作答,老父訓斥:「你怎麼不知道河豚有毒?」家人隨即送院,抵達時已經快要昏迷,心跳呼吸幾乎停頓,僥倖一星期後康復出院。醫院方面隨即以此案例,教育民眾河豚有毒,沒領執照別亂吃。

河豚有毒這資訊究竟是來得太遲,還是多此一舉呢?

老父都已七十幾,那兒子也不至於是三歲無知小兒,不問世事,不懂常識了。台灣被海包圍,對魚類熟悉,不下港人,而且又很會釣魚,不必看報紙新聞,不用看過動物頻道,理論上沒吃過河豚,不知河豚最要提防肝臟清理乾淨,都聽過「拚死吃河豚」這句話。當然,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更何況此案也沒有被告,果真如此,世界上也真有活在離地 101 層高的人。

魚肉湯弄好,臨時起意覺得魚肝軟滑,適合老人牙齒,這也夠奇怪,魚肉本身也硬不到哪裏去,特別是河豚肉,軟綿綿如豆腐,上釣一剎那用手一摸即能感受,毋須魚類專家鑑定。再者,河豚魚肝細小,分開煮出來,像海裏撈肝,也了無味道,最合理作法是一起放在魚肉湯灼熟。分開處理最大困難,就是一人吃一碗。

推理到此為止,抱歉對當事人隨便瞎猜,算是無真憑實據誣衊以為以魚肝敬奉老父的孝子,不過,若不是吉人自有天相,孝子就要變孝男了。再推論下去,台灣辦案人員也不是吃素的,既有以上疑點,應該也會調查一下,老人有沒有買下保險金、立下遺囑之類。會這樣想,當然覺得自己心裏有夠污穢,有怪莫怪,就怪看得謀保險遺產的殺親案太多。

推論到最後,要謀害親人,心眼應該很多,自己下手煮的毒物,不可能逃脫嫌疑,一旦定罪,保險遺囑都無法生效,夠狠之人能立此歪心,應該會歪到底,假手於人。可惜最近多宗殺親案,當事人也是有狠心而無謀,實在對人性之離奇摸不着頭腦。

設身處地想,兒子能自保清白一點,就是即時有報警送院處理,沒有拖延,否則,反應可以慢一點,途中製造點小事故,悲劇就無法避免。又可惜,人有時做壞,也絕非鐵了心壞到底,一時黑一時灰白,臨時起意又臨時反悔,也未可料。總之,媽啊,好亂,我這缺德神探,無端將人當賊辦,要諉過,只推諉成社會的錯。

林夕台灣河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