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戒煙有多難


有人說戒煙難度,其實不比戒毒低。此話當然誇張,毒品害人效果明顯,而在吸煙區吸煙並不犯法,沒有鋼鐵般意志戒到底罷了。

戒煙會覺得難,主要是眼見成功戒掉了一年半載的人,剛剛來得及誇言自己厲害,且調侃一直「沉淪」的人不爭氣,沒見面一陣子,又重陷煙海裏去。若問何以故?總有一大堆理由,說不過去就推說只是偶爾抽抽,已經從煙控制人變成人控制煙,可抽可不抽。

若再問,吸煙有百害而無一利,為什麼還有可抽的餘地,聽過最離奇的答案是:與煙友聊天時,眾人皆抽我獨手空空,不好意思成為眾人之中特立獨行者與唯一受害人,讓他人內疚,所以也應酬應酬。

雖然我是最沒資格說這話的人之一,人沒有到最壞狀況,很難有決心改變習慣,輕微者臨睡前要刷牙,嚴重者,患上重症,才在沒得選擇之下,戒煙去,且即時執行。最近有朋友剛從重病中痊癒,吸了幾十年的煙也在發現患病那刻立地放下打火機了。在慶祝重生的聚會裏,幾個不爭氣的損友,談着談着一下鬆懈,找了個角落說要補充尼古丁去,重生之人眼不見為淨,可惜目睹這場面,忽然說試一口亦無妨,哀求眾人給予他一個機會。

其言詞之懇切,語氣之渴望,彷彿小孩子央求吃一口冰淇淋,當然沒有因此順了他的意,卻看見了煙癮之可怕,讓我想起電影《凶兆》系列,每次神父驅魔完畢,總留一條還沒完沒了的尾巴,在下一集更厲害的魔又要復出了。

老煙槍說,煙癮有三, 一手癮、二口癮、三尼古丁癮。我經驗是手癮與口癮可以用零尼古丁的水霧假煙止住,必要時咬一咬筆頭也行。至於尼古丁癮,據說習慣了後,忽然長時間沒抽煙,人會疲乏沒精神,一副上了毒癮的模樣;從來不大相信尼古丁會真的成癮,可能因為沒試過超過兩天無煙日。

最長不過是長途飛機,每次都以為十幾小時都可以不做的動作,以後亦不必再做,可以戒掉,最後,剛下機,還沒離開機場,就急着尋找暗角,像久旱逢甘露般嘗鮮,那情狀,說是低能折墮也不為過。

不過,久久沒抽過,第一口有時會有點頭暈,那一刻,也會覺得從此可以不抽就不抽。機場實在也是一個戒煙勝地,常中途飛機上機前,遇上吸煙室,無論有無需要,都抱着不吸白不吸的貪便宜心態,可進去後,那煙霧瀰漫,那人人困在狹小空間裏的畫面,很有古時道友的感覺,也像完成一件好像有必要但非常無趣的差事,不如以後就此……。人性有多軟弱,好多事可以證明,不必看什麼文學巨著那麼高深,最低級的事例,就是戒煙。

林夕戒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