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車禍之後


東台灣真多災多難,地緣因素,每次有強颱風來襲,東部從南至北先首當其衝;地震帶又在外海,才出了車禍兩天,又有六級地震,僥倖震央在海底,沒構成破壞,然而身在台北,雖說是三級震度,目睹掛畫搖晃,人也頭暈得幻似真的,如果是東部宜蘭花蓮人,剛逢大災,這樣震一震,再短暫,心裏更是不得安寧。
東台灣地狹山多,來往北台灣路多蜿蜒崎嶇,交通工具選擇不多,最合理是坐火車,火車一向認為比自駕安全。當地民眾有句話,要不是買不到車票,就是回不了家。這回不了家,意思不是沒車票,是永遠回不了家,可知車禍之頻密。
這次宜蘭火車出軌,十八人死亡,然而還不是最嚴重的火車意外。車禍傷亡人數不只是個數字,車中剛好有國中生從韓國回台東,五個師生就此罹難,生存者該如何洗刷這段陰影?即使是生還者,哪怕絲毫無損,受過這樣嚴重的震盪,往後怕坐火車坐任何高速交通工具,心裏的驚恐都會有很長時間才抹得掉。現在東部人就在喊一句:通道恢復了,但我們何時才可以放心坐火車。
出過車禍,感受過那種撞擊剎那的速度,是要時間清洗的。我也曾經歷過撞車,雖然不算嚴重,只在耳邊縫了十幾針,但當時車速很高,還來不及有任何念頭去防範,忽然碰的一聲就直衝欄杆,窗子全碎裂,回過神來一刻,發現視線模糊,以為撞到眼睛,原來是整個眼鏡飛出車外,下車後找回的地點,距離車子遠到不能想像,也因此可以想像其時車廂受到什麼樣的衝擊。
事後,可能是我比較沒用,心比較過敏,大約有一年時間,坐在車上都會恐慌,覺得快要撞了,車是很容易就撞的,即使車速正常,也認為太快太危險了。將心比心,親歷這次大車禍的,以及往後坐普悠瑪的,那陰影更容易隨身。
出事的列車,叫普悠瑪號,日本製造,造價頗貴,因為這款傾斜式列車設計可以在轉急彎時不用減速太多,運輸效率可以提高,偏偏又因為傾斜度厲害,向心力影響,只能賣座位票,乘客不能站着,變相大幅減低載客量,於是班次開得很頻密,維修時間受限制。現在出事原因還沒完整報告,但看到這裏,都知道買這種高速列車有點多餘,還一買十七台。
誰拍這個板?馬英九政府任內公開招標,本來普悠瑪在某些事涉安全的條件,並不符合政府訂的指標,但是二○一二年馬英九跟這家日本公司的高層會面後,安全條件大幅降低,兩星期後就中標。中間有沒有什麼內幕?之前已經有疑團,現在出事了,正在查究中。台灣雖然多弊案,但畢竟有民主,有新聞自由。民主選舉議會制度雖然會減慢建設速度,終究政府不能任意妄為,現在雖然還是出了事,一樣可以追根究柢,而且選舉在即,查出了肇事原因,不但是當時官員,選票自會懲罰有關政黨。所以,誰說少管政治,就可以專注民生?
我們的高鐵啊超級大橋啊,究竟是民生需要為重還是政治所需?

林夕車禍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