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清官


清官難審家務事,這家務事,不光是婚姻家庭事,也包括情侶感情事。這句老話也有點語病,傳統對清官的定義,不一定指能明斷是非的判官,反而會想起不受賄不認人情的,才叫清官。
那被夾在兩個人感情糾紛中間的人,本來就沒個人利益可言,彈劾受賄呢?後來再想想,會被迫當這個感情仲裁官的,一般都不會跟兩造事主交情對等,總會有一邊比較交集得多,了解得多,感情上也會傾向於同情認識得較久的一位。假設甲方先以苦主的身份來投訴乙方,同情分感情分也是一種影響客觀判案的賄金吧。
受委屈的一方,哪怕把前因後果描述得更詳細,的確有夠慘的,可是人本能上就有自保機制,也不是存心要抹黑對方,感情有問題如果真的雙方都有一點責任,沒講到自己有哪裏做得不好、不夠聰明、做得過了頭,大概都盡量不提,或者沒察覺到,後者無法面對自己也有犯過錯。
此亦人之常情,弱勢一方已經被淚水蒙了眼睛、氣昏了頭,還要在向清官「舉報」時反省檢討自己,未免殘忍。判官此時也只能放空炮,就是講了等於沒講,先給對方一包紙巾,需要等到另一方的說法呈堂後再來二審。
最近避無可避,被迫成判官,聽了處在關係弱勢那邊的供詞,敢講實在慘絕人寰,哪有這樣欺人太甚的,這樣的關係維持下去也是互相折磨。但是對方需要的不只是個肩膀,而是非常殘酷的建議,要分還是不分?
答案在我心中很分明,分就放過自己,不分,再熬下去會毀掉自己餘生,對方性格若不能改,不管弱勢一方有沒有做不好的地方,能不能「改過遷善」,都只會繼續惡性循環。可是,「分吧」兩個字就是說不出口,不是害怕扛起干預別人感情內政的責任,勸合不勸離這句話,用在交情還不夠深的朋友有道理,但對於真正的閨蜜,也旁觀了二人翻來覆去的關係多年,不坦白說出自己建議,反而對不起對方。
這就像一個老問題,如果你發現你好友的伴侶有外遇,你要跟他舉報還是隱瞞得一時是一時呢?這種鳥事,從頭到尾不知情的話,可能就過去了,雙方還能若無其事過下去,若果揭穿了,就沒迴旋的餘地,出軌一方本來也可能只是一時迷失,當了舉報義勇軍,豈不是好心做八卦壞事?可如果知情不報,事後被閨蜜發現,又要擔上沒義氣的罪名,真是兩難。
最終,我不當判官而當了高官:我尊重你的選擇。就像說會尊重民意一樣,講了等於沒講。因為,我是為你好是最危險的想法,如果是我,我會分手,但我從來沒有愛過對方的伴侶,沒資格衡量對方的感情有多深、有多瘋、有多盲目。有種幸福叫不顧一切,即是能受苦多久就多久,愈久愈幸福,雖然那時苦澀的。
天下有情人,本來就不需要判官,也沒有清官這回事,因為去到終審庭,當事人既是原告、也是被告、是證人,也是法官。

林夕清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