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人總是愛自己沒有的


何以都想到做令狐沖?
綜合其他金庸筆下要角,其實也經過不同的苦難與歷練,最轟烈的有郭靖目睹母親自殺、段譽眼睜睜看着父母雙亡,虛竹跟生父相認就要目睹他被棒打致死,喬峰在忠義的兩難下選擇自殺。就像穿越劇一樣,假設能穿越到小說裏活一回,悲情太絕,就沒人想親身感受。
令狐沖也不是一路順風,他應該是被冤枉被誤解被出賣、受委屈肉身受傷心靈受創最多一個。以孤兒之身寄人籬下,不斷被少時當生父的師父針對、誤解,最後被當偶像的偽君子出賣。
正派原來跟魔教相比,岳父任我行與東方不敗相比,原來也沒有誰比誰高尚,這種價值觀的崩潰,也可以說讓他成為覺悟青年,從此看破了無明,心無罣礙於人間扣下來正邪是非的帽子,才真正活得灑脫。
安坐竹籬與任盈盈笑看他人相爭有的沒的,終歸都是無意義的爭鬥,最後要出手,也不過是局外人般隨遇而安,如此有型,難怪那麼多人喜歡。
令狐沖的委屈,其實活在現實更殘酷的江湖裏的現代人,應該也經歷過不少,裝得更好的岳不羣,比《笑傲江湖》裏更多,偽君子要複製出來,怕會擁擠得香港的豪宅房價任它橫行,全東方地區不敗。
感同身受的人太多了,但又有幾個能得到令狐沖的結局,看破一切,能跟掛着妖女之名的任盈盈,不為現世可畏的人言所困,愛得自在灑脫呢?
令狐沖的苦水,很多人飲過,沒吃過這種苦頭的,在穿越的虛擬世界,試試也不錯,大概因為令狐沖生性放浪,委屈放心上沒多久就笑傲以對,小師妹移情別戀,也不見得他有多痛恨林平之,對岳不羣最多只有怨,然後,是痛心與悲憫罷了。他也不像其他角色,有很多仇要報,即便有,也輕輕放過,不願意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如此豁達派代表,又有幾人做到?
當然,論順風順水,步步驚心又一一過關,最後過着名正言順的一夫多妻制生活,理應是夢寐以求搶着要當的角色啊。其實,韋小寶周旋在康熙與反清復明的「叛黨」之間,憑着滑頭精靈的個性,左右逢源,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碰着神龍教教主也能表態過關,像文革下的倖存者,也像如今香港人的處境,要自保,非得像韋小寶般有流氓痞子氣,臉皮夠厚才能飛黃騰達。
其實我懷疑韋小寶的原型就是文革下的華人與功利社會下的港人,寫的太活靈活現了,但是,問題不是沒多少人承認自己是個左右逢源的滑頭,是你想做,也不會有韋小寶巧合的好運氣,結果會變成兩面不是人。
當然韋小寶很講義氣,也不是不識大體,他懂得康熙治下民更聊生,天地會又何必執着於恢復腐爛了的朱姓皇朝呢?最後關頭,韋小寶還是寧棄高官厚祿,誓要救出天地會中人。這痞子氣的胸懷,又有幾多人能真正做到。
人人只羨慕他的眾多老婆,卻不好意思承認自己也有過投機取巧,面面俱圓的經歷,難怪令狐沖完勝韋小寶。人總是愛自己沒有的,羨慕想做又沒能做到的。

林夕人總是愛自己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