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質女星井莉


  • 井莉挑大樑的《雲泥》

  • 《流星蝴蝶劍》中,在柔光鏡頭和楓林佈景互相輝映下,井莉看上去就是不食人間煙火。

  • 在《小樓殘夢》演吧女,與凌雲合作。

  • 在《船》飾演鄭湘怡,當唐可欣(何琍琍)的副車。

秦萍與我尚在連載,這個冬夜又傳來,井莉走了。

她的電影,息影前的除外,幾乎全看遍了。怎麼可能不看呢?一直是姜大衞狄龍的銀幕女朋友,又包辦古龍金庸的金牌女主角。七〇年代早期張徹御用,中後期至八〇年代是楚原愛將,甚至可以說是,他的邵氏年代的南紅。

文藝片、武俠片、悲劇、喜劇,如果被比喻作不同款式的衣裳,她都是勝任模特。兼且,電視劇紅那齣,她也可以在大銀幕上演那齣。《啼笑因緣》(一九七五)、《朱門怨》(一九七四)、《香港73》(一九七四),粵語配音後,一個人南北和。

卲氏當家花旦中,李菁宜古,胡燕妮宜今,就井莉與何琍琍穿越類型片。與彼莉(琍)不同,邵氏大導演中獨李翰祥作品名單中欠了此莉的名字。報載,《傾國傾城》(一九七五)籌備階段,她想請纓演出珍妃,最後沒有付諸行動,是「想想自己片約已經很多很忙便作罷。」

印象中,井莉從來不用主動爭取角色。父是井淼,星二代的她,沒進過演員訓練班,但血液中合該有戲劇細胞。雖然,她的第一女主角也不是從處女作便報到。但誰會忘得了在《船》(一九六七)中當唐可欣(又是何琍琍)副車的鄭湘怡?跳過《七俠五義》(一九六七)和《寒煙翠》(一九六八),很快已是挑大樑的《雲泥》(一九六八)。一見難忘的片名,來自郭嗣汾的同名小說。女主角因男朋友飛機失事患上精神分裂,「雲」與「泥」常常在她的夢中交纏─為什麼?這個謎題,催生了經典的主題曲《問白雲》,主唱的並非別人,正是先走一步的方逸華。

能留下時裝文藝片作為從影生涯代表作的邵氏女星其實不多。胡燕妮是第一名,方盈已是亞軍,何琍琍輸蝕在文藝得不夠純粹,例如代表作是《愛奴》(一九七二)。至於井莉,贏在全無對手下,把愛情文藝從純樸年代,帶到「純情」年代。雙秦二林當道的七字尾,在《小樓殘夢》(一九七九)中她那段香港吧女與海員的「一夜情」,不止為港爭光,更足以傳世。

能文之外也能武,但與秦萍不一樣,井莉的經典武俠片並不走文藝路線。不似秦萍遇上張徹─如《斷腸劍》(一九六七)─他的浪漫,是拋頭顱,灑熱血。井莉全身投入古裝武俠世界,始於楚原遇上古龍,乃武俠片走進虛無時代的第一步(部)。

《流星蝴蝶劍》(一九七六)中,她飾演江湖幫會的幫主之女萬小蝶,年過三十,在柔光鏡頭和楓林佈景互相輝映下,井莉看上去就是不食人間煙火。

對白也因而一句比一句文藝腔。

出場時,率先吟誦了李煜的「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指間是古琴的弦線。這一幕把男主角孟星魂(宗華)看醉了。二人初見,他對她說:「幸虧我迷了路,才聽得到那麼好的詞。」她問他:「你懂得詞?」他回答:「我,我只是喜歡詞。」他又問她:「你了解蝴蝶嗎?」她:「不,我只是喜歡蝴蝶。」他:「蝴蝶永遠活在春天裏,春天過了,牠就消失了。」她:「所以有人說,蝴蝶像愛情,牠美,牠短暫,牠來的時候,你不抓住牠,春天過了,想抓,也沒有了。」

從此氣質女星之名,不脛而走。

氣質女星井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