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誰比誰更搶戲?
專欄
2018.01.14
867

秦萍飾演的張萍,是三個歌舞女郎中的純情之最,男朋友由牛奶一般面孔的何藩擔任。

林青霞、鍾楚紅、葉蒨文合演《刀馬旦》,化身民國女子,各擅勝場,沒有一個能取代另一個。

登上飛機,釣金龜的戲碼開演,丁珮看到年輕高大的張佩山,她決定先碰這個運氣。

魏平澳瘦的像守財奴,他向秦萍炫耀,聽得秦萍驚歎:「原來你是個億萬富翁啊!」

三個女明星,是一台什麼戲?

這問號背後,往往是腹黑學第一課:誰比誰更搶戲?

當年林青霞、鍾楚紅、葉蒨文合演《刀馬旦》(一九八六),兩款地鐵裏的時裝海報還是難分高下,但戲裝一定,三個時裝美人化身民國女子,林青霞髮型梳成男式油光頭,英氣逼人,鍾楚紅雙丫角髻,嬌俏可愛,葉蒨文一條大辮子,憨直喜感──這才是觀眾要看三個諸葛亮的原因,沒有一個能取代另一個。美其名是「搶」,實際是各擅勝場。再下來,就是戲分的分配,有多平均,又或,儘管不平均,誰又能做到異軍突起,奇峰突出。

《釣金龜》(一九六八)的三顆女明星是何琍琍、秦萍、丁珮。三個名字在喜劇行當均是新手。當年作為觀眾的我,雖說尚是年幼無知,但邵氏出品已經看得不少,除了丁珮是個陌生人,何琍琍由小反派(《琴劍恩仇》)(一九六七)擢升文藝青衣(《船》)(一九六七),又或《鐵觀音》(一九六六),變身《諜海花》(一九六八),那是模特兒從A的T台到B的T台的貓步天下。逗樂與引人發噱的本事?想像確實遙遠。更不要說秦萍了,就是不用雨打梨花,光是要在大銀幕上露一次笑靨,也像寒冬難得一見太陽。

日本導演井上梅次的藝高人膽大,因此亦被《釣金龜》的大收旺場受到肯定。即便是翻拍(複製?)他在日本拍過的前作,他也成功做到替何琍琍與秦萍開拓了戲路──於Lily,以及轉變形象──於之後再沒拍過喜劇的秦萍。

她飾演的張萍,是三個歌舞女郎中的純情之最,連男朋友都由牛奶一般面孔的何藩擔任。誰料到白滑其外,一開口卻是「事情就是這樣的,因為……她(馬海倫)是巨富李全福的遠親,她叫李小玲,最近我跟她感情搞得不錯,昨天總經理忽然……叫我去要跟她訂婚,這簡直跟做夢一樣……」害得秦萍大受打擊:「訂婚?你不是早就答應過我了嗎?」回家換上檸檬黃色的睡袍,香香艷艷的投繯自盡。結果自然是一場虛驚,反而教她立下宏願,一邊哭一邊答應自己:「我以後不再消極,我要找一個金龜婿。」

心懷大志踏上征途,三個女郎登上飛機,釣金龜的戲碼交由秦萍丁珮開演。丁珮飾演的饞貓,巧克力不離嘴,但不忘問秦萍:「你說那邊那個有錢,還是後面那個?」後面是年輕高大的張佩山,她決定先碰這個運氣,那邊是魏平澳,瘦的像守財奴,不過不吝嗇向秦萍炫耀。

「台北有一家飯店,東京有個牛柳屋,橫濱有個保齡球場,馬尼拉有個西菜館,香港有個舞廳,新加坡還有個小酒吧,曼谷有個夜總會……」聽得秦萍驚歎:「原來你是個億萬富翁啊!」把身一擰,向換位到後排座位的丁珮大聲嚷:「饞貓,他是個億萬富翁啊!」緊接丁珮一樣聲量的叫嚷:「有沒有太太?」秦萍把身扳回來,魏直接隔一條走道回答:「不過我已經離了五次婚了,現在正在物色第六位太太。」丁珮一聽彈起身來: 「那你還是個單身漢,好極了!」樂得秦萍也彈起身來與丁珮擁抱。

這場戲是秦萍和丁珮的「主場」。何琍琍的戲不多。後來只負責兩位姊妹一下,因為她要的金龜婿就坐在身邊而不用打鑼打鼓尋覓,是陳厚。她和他是珍奧斯汀《愛瑪》中的嬌縱的愛瑪和紳士喬治奈特利的變奏,喜劇感來自「我們幾時才知道自己最愛是誰」的盲打與誤撞。

張衛健 陳煒 黃智雯
人氣 TRENDING
盧凱彤 鄭嘉穎 黃子華 胡定欣 余德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