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秦萍的銀幕個性


「入膊」的效果,是亮出了「香肩」。秦萍的肩膊夠橫,使她本來嬌小的身軀得到某程度的放大。

「男裝」是襯衫加小領帶,配以半截短裙,人就馬上俏皮起來。

《飛燕金刀》有着一個小女孩「誤」墮紅塵的比喻,感覺上,很秦萍。

在秦萍從影的生涯裏──雖然只是短短八年──她最有女明星風範的電影,應該就是《釣金龜》(一九六八)。不為別的,就是造型,她在片中換過的衫裙、帽子、手袋與鞋的配搭,足夠讓觀眾賞心悅目。哪怕女主角有三位,而且另外兩位均動若脫兔,一個是百變何琍琍,一個是豪放女丁珮。

那年代是名模Twiggy天下,何琍琍的長腿與衣架身材,教她站穩三人中的中間位子,無可置疑最吸睛。秦萍習舞,肢體靈活,但論身材,則不如其他兩位,所以粉紅與橘色適合丁珮,彩色與純白在何琍琍身上同樣受落,一個嬌一個艷,何況還有成熟的于倩。受到三美前後夾攻,我意外的,也喜見秦萍不再是《香江花月夜》(一九六七)中的三妹,不及大姊何琍琍亮麗,又不及二姊鄭佩佩得體,「我見猶憐」如是成了沒有特色的個人記認,兩條孖辮,走遍天涯。

當然,同屬歌舞片,《釣金龜》與《香江花月夜》不是一樣的類型。一文一「武」,一悲一喜。更重要的,是一部相對接近「現實」,另一部明顯是夢幻至上。秦萍的銀幕個性,一直被包裝為文武雙全,其實,由她後來的人生印證,她是返璞歸真。故此,她的銀色旅途,由俠女到鄰家女孩,由孝順到拜金,用一句話概括:從安守本分開始,歸於平淡作結。

《釣金龜》中的三個歌舞女郎,亦以秦萍最不花枝招展。即使丁珮的髮型變化沒有何琍琍多──忽長忽短──但丁珮的衣裳顏色到底比秦萍奪目。當何琍琍一身紅彤彤,在她旁邊的丁珮是茄子的紫,二人在西瓜香蕉菠蘿的舞台佈景前全無違和感,秦萍呢?既不亞熱帶水果,就不引人垂涎欲滴,三女巡迴到了台灣,她是一片藍的日月潭。

這時候,又必須把于倩擺上枱。有一幕,何琍琍脫去了孔雀藍的中褸,裏面是兩件頭白色洋裝,中間鏤空了一截小蠻腰。又有一場,丁珮的裙開了深V,繼而在肚臍上也有小天窗,菱角形的想像空間還延伸到兩邊袖子,看上去使人聯想起她是一副撲克牌。但她們和片中飾演老大姊的于倩一站出來就是小巫見大巫。晚禮服胸前是一大片薄紗,完全是不設防的氣派,歡迎大家對她想入非非。

上述款式恰如其分示範了什麼叫各人有各人的性感,那麼秦萍呢?造型設計給她找到了兩個元素,一是「入膊」,二是「男裝」,使她毋須「暴露」也能別具一格。

「入膊」的效果,是亮出了「香肩」。秦萍的肩膊夠橫,使她本來嬌小的身軀得到某程度的放大。同時凸顯的,是曲線。「男裝」並不是從頭到腳,而是襯衫加小領帶,配以半截短裙,人就馬上俏皮起來。紫色樽領「入膊」直身裙,銀色連領帶「入膊」迷你裙,還有小皮球帽子搭皮草領子皮草袖子白色套裝。

《釣金龜》是秦萍少見的絢麗璀璨,因為她在戲中不止穿得時尚,還性格鮮明。

秦萍走了之後,如果我是電影資料館的節目負責人,我會怎樣編排紀念她的回顧展?若有五部電影的名額,《釣金龜》和《香江花月夜》當必榜上有名,第三部毫無疑問是《十二金牌》(一九七〇),第四部是《垂死天鵝》(一九六七),第五部我會在《愛情的代價》(一九七〇)與《飛燕金刀》(一九六九)中選一部。若是投票,大抵勝出的會是她演盲女的《愛情的代價》,可是《飛燕金刀》更合我意,是它有着一個小女孩「誤」墮紅塵的比喻,感覺上,很秦萍。

林奕華秦萍的銀幕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