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陣容上的策略


葉楓、葛蘭、尤敏的《星星月亮太陽》締造「團結就是力量」的紀錄,張揚是唯一的男主角。

從小受電影雜誌的宣傳文案薰陶,可能連火腿煎蛋都搞不懂是什麼,便已知道「雙生雙旦」,「三生三旦」是一種陣容上的策略,為什麼「一生一旦」卻被認同威力有限?

理論上,謝賢嘉玲、紅線女吳楚帆、林黛關山、尤敏雷震、葛蘭張揚,全是一加一不止等於二,大明星就是大明星,斤両十足,像上菜市場買肉,根本毋須給五花腩搭上豬頭骨。但娛樂和填肚子的差別正在這裏,不用花額外金錢能有附加價值,為什麼不?

尤敏李麗華唯一一次銀幕攜手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一九六四)開拍在先,萬眾矚目因為它的「一生一旦」其實是兩大超級女明星破天荒合作。但誰會想到,慢工出細貨的回報是給凌波樂蒂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一九六三)搶了頭啖湯,何況,樂蒂當紅沒錯,但又一遭世事難料的是,祝英台被她演得維肖維妙,為什麼憑片一鳴驚人,步上青雲,從此名列A咖的是「偽小生」凌波?

那邊廂,《星星月亮太陽》(一九六一)尤敏葛蘭葉楓是繼《三個摩登女性》(一九三三),在近三十年後,繼阮玲玉、陳燕燕、黎灼灼的歷史性合作,又一次締造「團結就是力量」的紀錄。但唯一的男主角張揚與之後的《藍與黑》(一九六六)的關山同樣勢孤力弱。雖然《藍與黑》的花旦有兩位,除了代表光明的林黛,還有象徵黑暗的丁紅。眾月拱星常常落得感覺上烏雲蓋頂,一定程度與陰盛陽衰有關。香港影史上後來有《刀馬旦》(一九八六)把《星星月亮太陽》改頭換面成軍閥割據爾虞我詐的動作片,「小生」角色乾脆由「花旦」兼任,林青霞的男裝麗人完全掩蓋了片中卡士的男性部分,致使今天回顧誰是《刀馬旦》男主角,論戲分論叫座力,還真不好回答。

張曼玉、鍾楚紅、鄭裕玲的《月亮星星太陽》,麥當雄讓九十年代最火紅的三大女星把舞場當戰場。

另一部是張曼玉、鍾楚紅、鄭裕玲的《月亮星星太陽》(一九八八)。也唯有麥當雄有此念頭,把三大當紅女星擔綱的神話保送到「歡場無真愛」的題旨之下:就算玉潔冰清,尤敏葛蘭葉楓在《星星月亮太陽》裏,還不是全部遇上愛情滑鐵盧?一不做,二不休,新版借題發揮,讓九十年代最火紅的三大女星把舞場當戰場,多年後誰不記得張曼玉的角色被賣到酒店遇上一尾鯨魚那麼巨大的客人要壓到身上來,但男主角是誰?又一條把人考起的歷史試題。

《刀馬旦》把《星星月亮太陽》改頭換面成軍閥割據的動作片,「小生」角色乾脆由「花旦」兼任。

三旦少了三生,只能互相扶持,《刀馬旦》和《月亮星星太陽》中的女子都是女漢子,她們共度時艱,相忘江湖,隨着時代進步,連《星星月亮太陽》借一位男主角的光都用不上,皆因,愛情作為幻想,已經由對外投射轉化為自我期許。也許出於這個緣故,「三生三旦」(或以上)的配搭模式,已經等同一種情已逝的無限懷想。

《阿飛正傳》奉行「多生多旦制」

所以,王家衛的電影於我一直是屬於舊時的。《阿飛正傳》(一九九〇)、《東邪西毒》(一九九四)同樣奉行「多生多旦制」。使我想起一部《五對佳偶》(一九七一):李麗華搭嚴俊、張美瑤搭柯俊雄、白蘭搭關山、湯蘭花搭江彬、錢蓉蓉搭王戎。在七十年代,就只欠一個歸亞蕾,一個唐寶雲,和正要大紅大紫的甄珍了。但若她們都來了,又哪來另外三位旗鼓相當的小生?想來想去,好像只剩武嘉騏。

故此,在《釣金龜》(一九六八)中看着陳厚配何琍琍,秦萍配金峰,丁珮配張佩山,心中如吃了一頓懷舊大餐。那是男明星即將反客為主的年代,即便是文藝愛情片,也即將開啟香港男明星攻台的歷史時刻,第一位,鄧光榮。

陣容上的策略林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