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兩男之間的李菁


小依(李菁)對舊情人(鄧光榮)「只有關心,沒有依戀」,令她的發揮頗受局限。

上回寫到李菁自組公司拍攝的《追》(一九七八)「留下來的只有戲名,其餘資料皆已無從稽考」,文稿刊出後,立刻收到臉書友人提醒,原來 YouTube 上有全片可供點閱。

打開一看,演員陣容認真不弱。男主角是鄧光榮、嘉倫,女主角是李菁、余安安。另外,林建明、劉丹是綠葉,還有葉德嫻以夜總會女歌手身份,足本唱了一首顧嘉煇寫的插曲。

林奕華:被浪費了的李菁
林奕華:大女明星交棒小女明星

主題曲則是羅文主唱:「追與追,東也追,西也追,孤單隻影,流落何地,海角追尋,刻骨相思。愛心似火,點點情淚,追與追,生也追,死也追。光陰似水,過春與秋,失戀滋味,容貌憔悴,我心太癡,盼你重聚。」作詞的不是黃霑,是集編劇與導演一身的羅馬。

歌詞中的飄泊,是鄧光榮飾演的「沙鷗」的心情寫照。他和嘉倫、李菁三人,自小如同影壇七小福拜師於于占元門下──鄧叫子元,嘉倫叫正元,雖非骨肉,但二人是兄弟相稱。

李菁的小依,年輕時把鄧光榮擊碎的玉珮一人一半收作訂情信物,長大後卻下嫁當上探長的嘉倫。夫婦本來已移居加拿大,是香港警方禮聘他回港偵查與追捕連環命案兇手「沙鷗」,嘉倫與「沙鷗」在一家酒吧狹路相逢時,發現他是失散多年的師弟鄧光榮。

「邵氏之友」思憶故人 凌波為李菁感傷下淚

一個是警,一個是匪,儘管惺惺相惜,衝突肯定無可避免。李菁這位第一女主角的戲分,便是由嘉倫把鄧光榮帶回家裏,再由鄧光榮提出「大哥,你係咪應該請阿嫂落嚟,俾我見吓佢?」時揭開帷幕。嘉倫應允:「好,情同手足,你都應該見吓佢。」不知情的李菁:「你點解帶要捉嘅殺手返嚟呀?」嘉倫:「你都識得佢。」「咩話?佢到底係邊個?」如像送給妻子神秘禮物般,「你落去咪知道囉。」

李菁身上是晨褸,嘉倫也是,鄧光榮則一件長大衣,皮造的,臉上架着墨鏡。墨鏡所以派用場,是當鄧光榮要看清楚他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李菁時,一直被隱藏的靈魂之窗終於曝光,也符合了嘉倫的對白:「我都估到你兩個見到會呆咗,果然無錯。嗱,我去沖咖啡。」

乍看,《追》是雙雄式動作片,如果導演是張徹或吳宇森,李菁的角色再重要,到底要讓路給拳腳、子彈和飛車。儘管,《追》的兩男一女關係多少讓我想起《保鏢》(一九六九)──嘉倫是狄龍那正氣凜然的大俠,鄧光榮是姜大衞的不得志浪子,而李菁正正就是夾在中間的「穿花蝴蝶」。只是,《保鏢》中原本姜大衞暗戀李菁的安排,卻因他與狄龍的化學作用來得更出神入化,女主角反而靠邊站。

《追》倒是沒有重蹈覆轍,嘉倫與鄧光榮毫不過電,李菁與鄧光榮大可上演青梅竹馬的纏綿悱惻。鐵漢沒有脫下大褸,但柔軟聲線出賣了他,「小依,我搵咗你十幾年啦。」「子元⋯⋯」「但係始終都搵到啦,原來你嫁咗俾大哥。」「係呀,我哋已經結咗婚幾年啦。」鄧光榮只能回應以「恭喜你,小依,恭喜你。」這時候,嘉倫已捧出咖啡:「唔使恭喜啦,我哋都老夫老妻嘞!哈哈,飲咖啡啦。」

沖出三杯咖啡所需的銀幕時間,為什麼只夠久別重逢的癡男怨女道出幾句說了等於沒說的話?那是因為李菁的小依有所顧忌。而又出於小依對舊情人「只有關心,沒有依戀」,令李菁在《追》中的發揮便頗受局限──往往只是為了勸舊情人盡快離開險境而現身,顯得她的存在不在於有幾左右為難,而只是怎樣當好一名「談判專家」。

一個是警,一個是匪,嘉倫把鄧光榮帶回家裏,鄧光榮一件長大衣,臉上架着墨鏡。

《保鏢》原本姜大衞暗戀李菁的安排,卻因他與狄龍的化學作用來得更出神入化,女主角反而靠邊站。

嘉倫捧出咖啡:「唔使恭喜啦,我哋都老夫老妻!哈哈,飲咖啡啦。」

李菁香港電影粵語片余安安保鏢嘉倫林奕華港產片羅文鄧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