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留守邵氏的親生女


「玉女」零的突破,接下呂奇導演的《丹麥嬌娃》,夥拍宗華。

為什麼李菁的逝世不應只是一則舊聞?尤其,不應只是感傷一代女星昔日風光,老來窮途落魄。

因為,在芸芸邵氏女星之中,李菁曾經演出的電影質量和類型,最能看作邵氏影城在黃金歲月的橫切面。回顧李菁演過的五十部邵氏電影,可以看見民風的轉變,潮流的興替,以致女明星作為慾望投射,由新人到影后,但又不能完全獨當一面,那一紙長期合約帶來的,到底是保障,抑或束縛?是一片光明星途,還是一種賞味期限?

林奕華:李菁與三大導演

同期出道的邵氏女星,大多數並沒有為了幕前而放棄婚姻。李菁的例外,多少標誌着她與其他女星不同,在於她有必要駕馭「玉女」以外的女性角色。

1970 年是一眾青春女星面臨 To be or not to be 的十字路口,方盈在早兩年前已「嫁作商人婦」(那年代對女明星找到歸宿的最普遍形容),胡燕妮在翌年選擇了康威,秦萍、井莉作新娘也是在 1970 ,鄭佩佩遠嫁美國也是 1970 。邢慧腳步稍晚,但也只是等到 19730年便息影,結婚,並移民洛杉磯。

陶傑:李菁的那個時代
林奕華:兩男之間的李菁

留守邵氏的,就是在 1970 年後主要演出武俠片的凌波。還有 19730年步入教堂的何琍琍。所以,1970 年至 1972 年是大片廠仍手握三張王牌的「美麗夕陽」。代表作當然就是凌波演穆桂英,何琍琍反串楊文廣,李菁演楊八妹的《十四女英豪》(1972)。

在程剛的《秀才遇見兵》客串,演風騷女傭劉寡婦。

之後四年,即由 1973 到 1977 ,就是李菁幫公司當看門大將軍的時候。但 1972 年李翰祥回巢邵氏,風月片拍了一部又一部,愛將皆非邵氏明星,而是台灣來的胡錦、恬妮。楚原 1971 年加盟邵氏,1973 年拍《七十二家房客》起,井莉被標籤為他的「御用女主角」。至於張徹,1973 年始,他從刀劍片全面轉向拳腳功夫片,男主角陸續由新名字擔綱,花多眼亂到根本再也不需要作綠葉點綴的女主角。

在這種環境下,李菁成了再無「主旋律」—如黃梅調或武俠片—可依循的「新戲種試驗品」。零的突破,當然是接下兩部呂奇導演的《蕩女奇行》(1973)和《丹麥嬌娃》(1973)。然後是在兩部李翰祥的風月片《捉姦趣事》(1975)和《洞房艷史》(1976)中專責教人色授魂予。加上客串程剛的《秀才遇見兵》(1973),飾演風騷女傭劉寡婦,和在韓國導演申相玉執導的《艷女還魂》(1974)飾演艷女。「蕩」、「艷」、「嬌」,恍如把原先以「娃娃」戲路得人心的女演員,保送入電影裏的「成人世界」。那三年,李菁從 26 歲到 26 歲,同時跨過從淑女到熟女的門檻。

在韓國導演申相玉執導的《艷女還魂》飾演艷女

市場策略之外,這些電影也反映邵氏對待「女明星」價值的改變。

若用現在人所皆知的詞彙來說,李菁之於邵氏,就是「親生女」。旗下唯一的掌上明珠,似乎在物盡其用的同時,又只是見招拆招。艷情片之外,她又在諧趣片《雙星伴月》(1975)和《老夫子》(1976)兩度夥拍新加坡喜劇演員王沙(《雙星伴月》還有野峰)。另外,在《神化外母古惑妻》(1975)和《狐天狐地》(1976)中,她都是現代的狐仙。

 

連帶《娃娃夫人》(1972)和《女校春色》(1970)都是番書女,與兩次演出楚原的《朱門怨》(1974)和《新啼笑因緣》(1975)都是客串,若說李菁的人生沒有規劃,她在邵氏的電影生涯,卻留下了沒有預計的一些「好事成雙」。

在諧趣片《雙星伴月》夥拍新加坡喜劇演員王沙和野峰

在《娃娃夫人》夥拍凌雲,演番書女。

 

 

林奕華李菁逝世邵氏七十二家房客艷星結婚胡燕妮鄭佩佩凌波何琍琍留守邵氏的親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