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後宮浮世繪


09river01a

與如懿形影不離的海蘭(張鈞甯飾演),演得最多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09river01b

海蘭借永琪得乾隆寵愛,使永璜永璋兩位世子失去繼任大統「出局」。

這是《如懿傳》系列的最後一篇。

日後,提到乾隆皇帝的這位繼后,另一個女子的名字將與她形影不離,她就是珂里葉特海蘭,由張鈞甯飾演。

情節上,我常常覺得她們,就如福爾摩斯與華生,是神探與左右手的CP組合。縱然,查案在她們的戲分中,更多是自救而不是救人。但,如懿的精明大多止於像獵犬般嗅覺靈敏,終不能免於陷入早已設下的陷阱。這便苦了愛莫能助的海蘭,不論是事前提醒,或事後營救,張鈞甯演得最多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看花絮,她都學會調侃自己了,一嘴兒「姐姐,姐姐,姐姐⋯⋯」,「姐姐」作為暱稱,聽得多了之後,有點像諸葛亮擺下空城計,是海蘭智商的某種比喻。

海蘭聰穎嗎?也許「聰穎」二字放在後宮太沒殺傷力了,所以劇情發展到海蘭「智取」和「巧破」的橋段,鋪天蓋地對她的形容,是「黑化」,更有畫公仔畫出腸的「小白兔黑化」。觀眾當然對此全盤受落,因為這個詞背後既有復仇的意味,也有好戲在後頭的看頭。復仇,是針對把她逼上梁山的奸人,好戲,則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怎麼計算我,我怎麼計算他,海蘭借永琪得乾隆寵愛,使永璜永璋兩位世子失去繼任大統「出局」,心機之重,本來極不討喜,只是,觀眾不會跟她計較,只要她的心是在如懿一邊,「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姐姐好」。甚至,如懿自己都沒有想過的,她都先看到,想到了。

如懿頭上的一朵白花掉到地上,御前侍衞凌雲徹馬上撿起來,站在遠處的凌雲徹前任魏嬿婉看到了,另一邊海蘭也看在眼內,並當場要求他歸還。這兩雙旁觀的眼睛,魏嬿婉噴出了妒火,海蘭則是刺骨如寒冰。箇中的四角關係,微妙在於其時不平衡的權力,在《如懿傳》的尾聲有一場作出呼應。慎刑司一天前後腳來了探望被乾隆囚禁的凌雲徹的兩個女人,先是魏嬿婉以勝利者姿態向前任乞求憐愛,後是海蘭以如懿之名居高臨下賜死這不可能的⋯⋯「情敵」。凌雲徹是犧牲品,魏嬿婉和海蘭在角力,唯有不在場的如懿是磨心。

此證明,真正不愛染指權力的人,是如懿。而又因為她不爭不鬥,旁邊的海蘭才能一展身手。對凌雲徹曉以大義一場,即便不是腹黑,也難以正大光明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海蘭的陰暗面,見諸她對如懿所抱的私心。但是當海蘭被誣告毒害如懿的十三阿哥時,如懿並沒有挺身而出表示相信她,你可以說編劇的人設有bug,但放在現實中也不是完全不合情理:如懿愛海蘭,不及海蘭愛她。

 

09river01d

09river01c

慎刑司來了兩個探望凌雲徹的女人,先是魏嬿婉向前任乞求憐愛,後是海蘭以如懿之名賜死這不可能的⋯⋯「情敵」。

 

如懿和海蘭最美好的時光,和青瓔與弘曆可以比擬,都在「未成大器」之前。如懿在紅羅炭陷阱一役救回海蘭,之後在延禧宮同住同吃朝夕相對的日子,奠定了「此情可待」的基礎。如果如懿沒有招人妒忌,沒有初進冷宮,海蘭不是因為落單受到霸凌而醒悟手段是生存的基本,她和如懿,或可一直繡繡花,吃吃茶,像《如懿傳》導演汪俊說的,這本來應該是一部後宮浮世繪。又名《海蘭在戀愛》。

是的,和《甄嬛傳》不同,《如懿傳》多了幾筆女性之間的惺惺相惜,如懿和甄嬛的婆與媳,如懿和香妃的大老婆與小妾,如懿和惢心容珮的主與僕,只是,如懿與海蘭則遠比上述的關係來得複雜。那是親極反疏的表現,出於主動的海蘭突出了如懿的被動,使如懿覺得,她和我都不怎麼認識了。

怪不得張鈞甯說:「如願以償,拿到『男主』劇本」。

 

林奕華海蘭魏嬿婉如懿傳永琪乾隆張鈞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