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先進與落後


剛剛和柳太到廣州,用現金付了訂金給合作夥伴。對方是個小伙子,數着一磚人民幣,笑言很久沒有看過這麼多現金了,他們都用電子支付。回到香港,電台主持也在討論這個老掉牙的話題:內地都用電子支付,香港「太落後了」。

柳太十年沒有到過內地,這一次經驗對她衝擊不小,畢竟我們對「未來」的幻想,是沒有實體貨幣,一切方便行先的世界,她也認同主持的話。她舉另外一個例子,是外國遊客來港吃茶餐廳,茶餐廳不收信用卡,遊客又沒有現金,結果茶餐廳作「霸王餐」報警處理,又一顯示「香港的落後」。

凡事都以「便利作先進,實體作落後」,這是真理嗎?又或者,凡事有兩面?先講信用卡,美國持信用卡的人均比例屬世界第二(第一是南韓),舉凡大小商舖以至街邊咪錶,都可以信用卡結帳。這種分別除了歷史使然,更是文化使然,自小香港家長一定勸導子女不要「先使未來錢」,也不太盛行子女附屬卡,香港人對負債的戒備比美國人強,所以使用信用卡比例較低是自然而然。

至於內地的電子支付平台,准入機制和法則門檻模糊,兩大電子財團壟斷市場,加上人民幣真的不便於使用(最大面額只有一百元),種種情況都促成了手機付費的發展。反觀香港,電子貨幣受法律法規嚴格規管,消費者對私隱和交易安全度有更大考慮,也有八達通和信用卡等競爭。電子支付的發達,是否就能蓋過法律法規、個人私隱意識的先進?思考還是要立體一點。

柳俊江先進與落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