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四年


執筆之時,正準備出門替女兒慶祝四歲生日。太太問,為什麼兒女大得這麼快?明明才呱呱落地的嬰孩,轉眼已經是伶牙俐齒的小朋友。作為父母,每到孩子生日,都是高興又捨不得,很多未及擁抱的快樂和天真,還想多享受一會,卻已經逝去了。

深夜,我和太太都喜歡在牀上玩手機,打開 Instagram,查看兒女的舊照和短片。用手指一直向下掃,四年前的她,和四年前的世界,一一重現眼前。在照顧女兒的這幾年間,感恩還算順利,一家人是齊齊整整、健康快樂。交錯在照片之間,是外面的風風雨雨,也許有一天,她長大了會知道,也有可能無從知道,是這一代父母的無奈。

女兒成長了很多,我也變了很多嗎?一定,在這個社會環境下,沒有人能夠一成不變。要不忘初衷,還是會在實際的生活體驗中求變。有人說,四年後,香港人大多沒有了那份堅持和勇敢,變成一堆被強權折服的順民。不過,用盡了一鼓作氣,換來的除了沉默,應該少不了經驗和智慧;種種荒謬看在眼裏,也會記在心裏,不一定選擇以往的求變方式,可以是來日方長的持久角力賽。

朋友們都對香港小孩的未來很悲觀,就這四年而言,的確差到無可再差,但四年又算得上什麼呢?只是一轉眼就過去的時間。世界上有太多不長久的東西,像門前那幾棵白千層樹,你以為十多年的風霜,經得起考驗,誰知被颱風一颳就全部倒下去。誰又能預知四年後的未來,又是什麼光景呢?

柳俊江教育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