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學中文與將來


一個星期前,教育局長以反問句式提出:用普通話學中文,比用廣東話學中文「有將來」。引起公眾劣評,情況急轉直下,局長澄清只是「提出疑問」,市民大眾都誤解了他的意思。
 
小學程度的句式運用,如果堂堂教育局長也搞錯,那真令人擔心香港的語文水平。這是因為局長自小接受廣東話教育的果嗎?我看,問題不在局長語言水準不足,只是語言偽術未到家而已。
 
學中文,所為何事?香港教育出身的諸位都應該知道,「實用」不是全部,我們透過中文科,學的也是中華文化,也學語言美學,更學先哲思想。學普通話,是其中一項涉及「實用」的學習內容,而且有一般中文底子,實在不難,大學每星期一課,一個學年就學懂了,也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要放棄我們最易理解的母語,捨易取難。
 
讀中文自小的認知,中國統治者總迷信「大一統」。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國家思想漸漸走向保守狹隘,也總是沒有好結果。尊重彼此不同,取各家之長,真的不可能嗎?

柳俊江楊潤雄廣東話母語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