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宣傳典範


二○一八年的廣告,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個?對「運動人」來說,Nike和美式足球員 Colin Kaepernick 合作的廣告計劃應該最突出。「Too many to lose」的大品牌,夠膽冒種族問題之大不韙,以個人信念出發,托起整個品牌的態度,贏得全球網絡大多數的讚賞。
成功案例後,Nike意猶未盡,發掘運動員的「另一面」,延續品牌精神,於是衍生出 LeBron James 的「More Than an Athlete」系列廣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場後,不單和傳媒關係欠佳,也和運動員勢成水火。上季NBA總冠軍就一反過去慣例,沒有到訪白宮。LeBron James 亦公開批評特朗普的施政,但反過來被電視台名嘴大罵:「Shut up and dribble」(閉嘴去打球吧)。同一時間,LeBron 在家鄉 Ohio 開設了特別為「高風險」兒童而設的學校,提供免費教育和膳食給貧窮兒童,用行動大力反擊了所謂「名嘴」的話語。於是,Nike 立即以「Dribble & …」的Open end標語,做了一個全球性的專案。
能夠一連兩次在全球快速發動富有政治含意的廣告專案,不得不佩服Nike的執行力,而且這個品牌理念也走向地區,香港團隊以同一邏輯,將曹星如宣布衝擊二○二○奧運的消息,包裝成「Dream Crazy」宣傳案。在表演賽後旋風式洗版,更迅即在全港免費報紙登頭版廣告,執行力一點不遜於美國同事。相比大多數品牌,做宣傳經常猶豫不決,Nike的宣傳文化真是典範。

柳俊江宣傳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