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看戲開始


在過去幾個月裏,我將以往在美國求學及實踐時期的一些有趣經歷寫出來與讀者分享。有些朋友看後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究竟是我這個人特別幸運,還是完全憑實力才贏得這些機會呢?回頭細看,應是由許多因素所組成的,包括我選擇攻讀戲劇,認真當一門學問去研究;樂於接受不同的鍛鍊,不懼艱苦;又自問對藝術追求也有一定的信心,而這份自信居然跟我從小看中國戲曲長大有關。

例如看京劇,年幼的我,除了喜愛還懂得分辨出行當的不同及流派的分別,比如說馬連良與周信芳的老生戲《四進士》,為何各有精湛之處?又例如粵劇,或許大家並不知道早期的上海,可以看到不少粵劇。在當時看過的粵劇名家中,令我感受最深的,非白雪仙的父親白駒榮先生莫屬,他怎樣演《二堂放子》至今仍無法忘記;另外,我也特別喜歡郎筠玉及羅品超的戲。至於其他的戲種更不在話下,包括上海越劇、蘇州評彈、北方鼓書等等。一個個名家的表演深深留下在我腦海中,希望自己將來能像他們一樣,透過精采的演出,感動人心!

自小可看戲的機會,當然是來自愛戲的父母,但有趣的是外公、外婆甚至舅父等都愛看戲,再加上鄰居的叔叔、嬸嬸也是戲迷,他們經常帶我到處看戲。每逢看完回家,我必定模仿一輪、扮這個學那個的。這樣長大的我,順理成章地熱衷參加學校各類表演活動,小學五、六年班的時候已常常代表學校出外表演,還記得下課後先乖乖在飯堂吃了飯,然後老師帶我去外面表演。

所以,當我去讀戲劇,學做演員、做導演,甚至在外國從事專業戲劇的工作,從來不覺得有不足感,不覺得自己「窮」,因為我袋子裏裝滿了兒時留存下來的寶藏。無論遇上的挑戰有多大,我都不會輕易放棄,總覺得我應該可以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