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俊輝:導演的職責


在排練粵劇《百花亭贈劍》的過程中,我不禁想起過往做舞台劇導演的一些經驗,有許多東西看似不同,但事實上仍是同一回事。

導演是一齣戲的領航者、總設計師,通常都是從挑選及研究劇本工作起步,跟着建立導演與製作的構思,然後在排練場領導團隊,逐步去演繹出想得到的結果,最後在劇場觀眾的眼前將它呈現出來。

很多人誤以為劇本寫了出來便是戲,其實那只是第一度創作,可稱為「案頭作品」,但仍未是戲。戲的演出需要同時在內容及形式上下功夫,而內容的優劣與主題、故事、人物的處理相關;形式就涉及到舞台的多元藝術,當然包括表演在內。

傳統的西方劇作家不但提供文本的材料,還因編劇的手法而形成不同的表演風格。所以,若以演俄國契訶夫戲的格調去演英國蕭伯納的戲,就注定失敗。雖然同是寫實劇,但前者強調生活體驗的真實感,後者則着重辯論式的戲劇感。因此,演員對劇作家要有認識,才能表現出劇作的特色,而這正正是導演該如何指導表演的職責。至於其他的舞台元素,都是為全劇的構思服務,簡而言之,導演需要引導每個藝術崗位去完成創作。

話又說回頭,搬演粵劇,尤其是經典作品,一般人會認為簡單不過,因劇本已經時間洗禮深入民心,戲曲的表演自有一套規定程式,也基於前輩實踐的成果被廣泛接受。但是,如果想給予一齣舊戲有新的欣賞角度,導演的工作就絕不可少,例如劇本主旨是否清晰?內容是否充實?情節安排又是否合理?至於表演,除了傳統程式化的演繹,可有值得探討或創新的地方?戲曲的音樂伴奏又能否有新的處理?至於想營造怎樣的演出效果也要考慮清楚。

所以,無論是戲劇或戲曲,導演的職責仍是一樣,戲曲可能更甚。這便是在我排練粵劇《百花亭贈劍》時所深深體會得到的。

(本欄隔期刊登)

毛俊輝導演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