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俊輝:劇評人,你們在哪裏?


有時候很羨慕電影的朋友,因為香港有一班寫影評的人,其中有些更是我特別欣賞的,每逢星期天於明報見到他們的文章,就一定不會錯過。但是舞台劇就顯得特別寂寞,不但沒有什麼劇評,就算有也較少能深入分析和評論演出的成果,更莫論可提供一些值得反思的意見。
其實,評論是劇場工作很重要的一環,甚至可以說是劇場健全發展的基礎之一,創作/演出者、劇評人及觀眾理應有着互相緊扣結合的關係。正如德國戲劇能保持着優良的傳統,是有賴於長久以來劇場工作者對藝術的追求、劇評人對評論的認真,令觀眾得以建立高質素的觀賞水平,最終再回饋到劇場,使演出者有更大的動力去創作更優秀的作品。不但如此,好的劇評可以鞭策劇場工作者自我提升,建立他們在社會上的藝術身份,獲得應有的尊重,這絕不是一羣追星的粉絲可以做得到的。
劇評人,是一門專業的工作,一份既難做又不討好的工作。傳統上,劇評人必須對專責的藝術有一定的認知和修養,又擅長觀察、領悟、分析和解讀,再加上若能保持獨立自主的聲音,以避免與演出從業員有太多分不清的關係為上。誇張點說,是一個相當寂寞的另類藝術工作者。這也是我一直以來,身為劇場工作者,鮮有寫劇評的原因。
《奪命証人》連續十七場的演出,可以說得上是叫好叫座,演出團隊當然高興,因為有觀眾的支持,知道自己的努力得到回報,唯獨欠缺專業評論這一環。所以,當我看到劇評人曲飛於,《香港01》的文章,自然有所期待。文中固然有彈有讚,但從中可見評論人細微的觀察、獨立的論點,以及對劇場發展的關注等。這樣的評論,對身為導演的我是有可供斟酌、思考之用,是需要的。
期望香港能培養出更多專業的劇評人,願意投身於這份極具意義的工作。

毛俊輝劇評人,你們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