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俊輝:遇上逆流的時候


一直都很喜歡徐小鳳唱的歌,除了動聽,還因為許多歌的歌詞,都寫得特別有意思。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順流逆流》,這首歌對人生的起跌浮沉描述得很到位。
最近,在專欄文章談到以往一些劇評對我的影響,友好們都說我幸運,一篇劇評就讓我有機會在美國入行。但他們又哪裏會知道,另一篇有關我英語的負評卻花了我整整十年時間才可變成自我提升的良藥呢!要克服的問題不單是時間,更要不斷提醒自己、鼓勵自己,要有足夠的毅力,才能最後衝破自己的局限。
最諷刺的是,已擁有百老匯演戲經驗的我,確知自己有足夠資格在美國演戲的時候,卻發現仍然非常欠缺演出機會。大部分的戲當然極少有亞裔的角色,亦即是說我們可以遴選的角色非常有限,完全沒有像我早年在加州劇團那種開放的演出機會。
記得當百老匯音樂劇《西貢小姐》首演時進行了大規模選角,雖然他們發掘了一位很有音樂才華的年輕菲律賓女演員做女主角,但另一個越南人的第二男主角,最終卻落在英國舞台演員Jonathan Price的身上。當時引起很大的迴響,許多亞裔的演藝人士羣起反對,認為剝奪了給亞裔演員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儘管這番爭論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並非完全贊同,我更贊同的是,如果Jonathan Price是演繹這角色的最佳人選,有何不可!只是我們這些少數族裔的演員又為何不能有機會去遴選其他種族的角色呢?
相對今天,我們見到英國許多劇團都接納不同種族的演員共同演出,但這可是經過了相當長時間所締造的環境。回想三十多年前的美國,在電影、電視中能擔演主角的黑人演員尤屬少數,在舞台上更為罕見,又何況是黃面孔的演員。而我在那刻,明白到自己早年的演出經驗是獨特的,未必再會不斷出現,怎樣面對這個「逆流」,是我當時人生重要的一課!

毛俊輝遇上逆流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