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巧手


小學時看見同學的勞作功課,總是不明白人家怎樣可以做得這麼乾淨漂亮,我的習作總是黏着漿糊、骯裏骯髒的,更從未試過貼堂!到中學的家政課,烹飪還過得去,但編織縫紉等成績就幾乎是一塌糊塗!看着同學編織出漂亮毛衣,有人更在畢業前已懂得縫製婚紗,我自慚得把縫紉堂的終極功課─那件東歪西倒的校服長衫收入櫳底!不得不接受自己天生沒有一雙巧手!

書法更是死症,小學老師問:「你樣子不難看,為什麼字這樣醜呀?」這算什麼問題?我當然答不上話來。其實有好幾年的長假期,我都在家臨摹練字,雖然是三分鐘熱度,但也真心想把字練好!起碼我會不時練寫自己的名字,只是進展不大而已。後來無賴到說服自己那是因為我的名字結構出問題,不比「詠君」、「昭明」的字形好寫,就大條道理不練了!

最近有次要交手寫的文章給老師評閱,忽覺得面紅耳熱,心想活到一把年紀字還這麼醜,見不得人啊!即時先向老師道歉一句,怎料接下來的同學都紛紛自首,老師只好勸慰說是「評文不評字」!

雖然字醜,但寫劇本和文章我仍舊會先書寫起稿。也許是享受思緖開小差時在紙邊的亂畫、寫到激動處時的連打三個圈、把爛句子塗黑删除的狠勁,那種用手寫完作品的滿足感,應該比有美勞習作貼堂更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