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上


歲末,本抱着等放年假的慵懶,怎料卻東奔西跑起來。除了出門去做點誤人子弟、大放厥詞的事外,在香港也要跑到不同場地去工作。那種來去匆匆,一個人上路的感覺,讓我想起那年為準備入讀中央戲劇學院,獨自往北京的事,那次我更趁着空檔坐火車到西安去。

火車票是託北京的老師給我買的,本來我打算坐四人軟臥廂座,他卻因為擔心車廂人少的話,門一關上,我一個女孩會出什麼事故,於是給我買了張六人的車廂座,按他意思是,大包廂有不同組合的乘客,互有避忌,對一個單身女子來說較為妥當,他還吩咐我別張揚香港人的身份,被問起就說是廣州人好了。

從北京到西安是十六個小時的車程,我的座位在三格牀的最上層,因為坐牀上久了腿發麻,便把腳放下來伸展一下,卻被下層的乘客大罵!畢竟不是跑慣江湖的,這點小事我竟沒注意到,也真該罵。上火車前,我到王府井買了一個漢堡包帶上車吃。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覺得芝士漢堡包是人間美食,且捨不得一次過把它吃掉,也不管它已變冷,我就像吃藥般、隔幾小時掏出來吃它兩口!我當然知道車上有飯盒可買,只是在到站前我已不敢再把雙腳放下來着地!

三五知己同去旅遊固然樂趣無窮,但一個人在途上,自由得多,也可以好好經驗孤獨和想像的空間。

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