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匆匆四十年


我不否認在同一間公司工作超過三十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尤其是對從事創作的人而言,血液裏應該有流浪不定的基因才像樣。可我偏偏就是那類賴死不走的壽頭。有人認為搞創作的竟只呆在同一個地方不往外拚,如果不是由於本身條件所限,便肯定是因為貪戀那份穩定的收入,抱着少做少錯、姑且貪安的心態工作。這絕對是一種偏見,或者我這類人的確沒有什麼大志,但讓我能繼續堅持,是因為我工作的這個香港話劇團,是本地幾乎唯一擁有最好條件,讓我可以專心研究戲劇藝術和逐步成長的。

香港話劇團是本地第一個職業劇團,雖然她已經有四十年歷史,但對整個行業的發展來說,四十年只是一小步。事實上,在這裏工作超過二、三十年的同事也為數不少,坦白說,比起在業界漫遊,留守奮鬥需要更大的勇氣和耐力!

今年,團裏其中一位年資最長、我們的行政總監陳健彬先生,請了四十位對劇團發展有不同貢獻的嘉賓對談,再把內容輯錄成書,我這老鬼小輩當然要包攬編務雜務。早前我安排對談者和作者齊集拍大合照,我在現場忙碌擺佈之餘,看着眾位花了半生,甚至終身為本地文化事業辛勤耕作的老前輩,心裏突生觸動!留下來,不單是計算這個地方還能給我些什麼,而是因為相信自己仍有什麼可貢獻之處。

明周娛樂匆匆四十年潘璧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