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不辜負角色


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名單塵埃落定,但由於戲院仍然在熱播獲提名的幾齣電影, 所以不少朋友在看過影片後為「最佳電影」賽果抱不平。其實但凡人為選擇之事,根本無所謂公平不公平,尤其是要從幾部水準都在一般以上的創作中分高低,就只靠評選人的口味了。

像早前我為一個藝術獎項當評審,即使在座的對結果都沒什麼異議,但在整個篩選討論過程中,彼此對同一部創作或者同一位參選者,竟有着各種細微而不同程度的感覺和喜惡,當表決的一刻來臨,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個人印象就很影響大家的判斷。

雖然奧斯卡不外乎是個娛樂節目,卻甚具代表性,也可從中探見某種主流意識。有說《忘形水》 故事老套,沒甚創意,根本沒道理能摘下最佳電影獎項。但電影指涉的排斥非我族類內容,正正是現今美國知識分子關心的議題,可說是相當政治正確。

我的確較喜歡《廣告牌殺人事件》,女主角的演繹入血入肉,直搗人物靈魂,劇本更實在出色得很。當然,《戰雲密報》裏史翠普的演繹,絕對可堪細味。戲裏她面對不同的難題要作出選擇,但史翠普並沒有只表演糾結或膽怯,她以行動解決問題,觀眾卻能從她行動中所流露的、哪怕是一個思考的眼神或者猶豫,就能體會到角色深處的恐懼。不辜負角色,她們做到了。

不辜負角色潘璧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