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厚福


什麼是人生最大的福氣?也許,能「好死」也是求不得的一種厚福。我家傻貓活到二十歲,身體機能日漸消退,也沒有食慾了。我們每天餵牠中藥和營養品,又佈置好牠平日睡覺的位置,每天盡量抽時間陪牠。對於這個歲數的老貓,我雖然已做好心理準備,卻還是妄念着牠能多活幾年。

傻貓離世那天,兩位之前來探過牠的朋友突然告訴我要再來看牠。他們到達後,轉達了貓的信息,再為牠助念。在二人走後不到十分鐘,貓就進入於彌留狀態。我知道時候到了,便和外子不停安撫貓,給牠唱歌和誦經,三小時後,牠就在自己最喜歡的安樂椅上,嚥下最後一口氣,走完這一生的路。

整個過程,包括後來的善終儀式,我們都感到很平靜和安樂。我想,傻貓算是很有福了,作為一頭唐貓,一生未經流浪,二十年都活在我們的保護和疼愛中,牠外貌漂亮、性格和善,從前來過我家的朋友都喜歡牠。到臨終,還有人親臨助念,更不用死在陌生冰冷的醫院,而是在我們的陪伴下在家裏度過難關。老實說,即使我也不能肯定到自己離世那天,是否可以在家裏安靜地好好走。

本以為傻貓的故事完了,朋友秀麗竟然偷偷為牠畫了一幅油畫送給我們,畫中傻貓不知所措的眼神活靈活現。收禮物的當下,我感動無言,只想到這頭笨貓果然有福!

厚福離世分離死亡善終平靜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