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飛髮


最近幾年我一直都蓄短髮,除了因為打理容易外,清爽的直髮似乎也讓我看來精神一點。偶然試着留長想換換造型,但總過不了那不長不短的尷尬關口,最後還是狠狠把髮一剪。

印象中,有兩個階段我是被逼着保持頭髮在某個特定長度的。一是中、小學時候,校規規定頭髮不能過校服衣領,即必須蓄短髮;二是在香港話劇團當演員時,其中有一任藝術總監指明,除非角色需要,否則女演員須蓄長髮,男演員也不能隨便剪得太短,非因演出而剷成「陸軍裝」的話肯定被「照肺」教訓一番。學校不准留長髮是為了衞生整潔,也可能是怕我們這幫青春少艾花太多時間研究髮型、只顧裝扮忘了用功吧?至於藝術總監不准剪髮,則是因為那年頭演出較少用全假髮,演中、西古裝劇時,長髮當然更容易造型。

其實,我對於呆坐着弄頭髮這回事是最沒有耐性的。想當年,最高紀錄是花七個小時在髮廊,好像是把曲髮電直再染色和修剪吧?也試過花幾個小時坐着駁髮。現在嘛,經常自己在家剪額上的髮蔭,非到要去請專業人士幫忙的時候,也總是催促洗頭的小師傅,直接跳過按摩頭皮的步驟,一字記之曰「快」。

我這等人,應該像小時候父親所說的,把湯碗蓋在頭上,直接沿邊剪就可以了。連坐着享受服務也不懂,活該辛苦一輩子!

潘璧雲飛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