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最後勝利


和台灣友人談起香港拍的一輯有關港、台及日本安老事務的節目,感覺上台灣在這方面發展得較香港好,像在長庚,就有長者小區及較高端的安老服務,而某些安老院亦着意改革一直沿用的照料流程,從本質概念上作反思;例如把束綁老人的安排盡量減少,反而鍛鍊他們強化腿部肌肉,以減跌倒的危險;院方又把晚餐時間由四時延後至六時,適當地放寬長者就寢時間,令他們不會半夜就會醒來要下牀,此舉也可以減少老人睡覺要穿約束衣的情況。朋友聽了卻笑說,電視台去拍的總是看起來都很好吧!但其實還有不少黑暗面。

這個我倒也不稀奇,只是真心希望從事安老事務的所有善人們,能感同身受,投入更多資源優化現行的管理及護理執行模式。我們作為未來的老人,除了在經濟上積榖防飢外,在經營個人健康方面更為重要,因為這樣才能保住尊嚴到最後。

看到電視上老人被束綁在牀的慘況,連癢也抓不了,我便逼着男當家勾手指承諾,即使將來照顧不了我,要送我到老人院也決不能接受束綁安排,我絕對是寧願跌死也不願活受罪!

慶幸已過世的父母都未經此苦,且在病逝前還保持一定程度的自理能力。

人生的最後勝利是什麼?名垂千古?無悔無恨離開?我無大志,只想不論什麼時候癢都可以自己抓,夠有成就了!

潘璧雲最後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