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老手帕


地球高熱,香港當然不能倖免,在愈見悠長的夏季,汗流浹背已經是常態,中暑個案也多不勝數。前陣子在日本,有長者在家裏也中伏,可見熱浪之嚴重。傘、扇、水壺是出門必備的防暑三寶,而自備餐具和飲管更是出外用膳不可或缺的恩物,最後,還得加上手帕一塊,才算是全副武裝。手帕好用,拭汗抹嘴,有時在戶外活動熱壞了,用手帕沾點水敷在脖子後面,馬上降温。以前我也會因為怕小方巾沾了臉上妝容顏色,難以洗淨而全盤轉用紙巾,但現在既然立志減廢,就不怕花多點工夫清洗。我甚至不放紙巾在家中餐桌上,只放了兩塊小毛巾,用髒了就在洗碗時一併處理。果然,現在家裏紙巾耗量大減!

小時候在學校裏,老師總要檢查同學們的手帕和指甲,按潔淨程度在手冊蓋上小白兔或者黑肥豬。我從小又懶又亂,怕弄髒了忘記帶回家洗,落得個「污糟貓」的壞名聲,於是口袋裏的手帕我從來不用,只用來給老師檢查。嘴巴髒了就用廁紙抹,洗了手就拭在校服裙兩邊。

現在家裏的手帕,大多都有超過二十年的歷史。有從前少女時代買的日本貨,品質上佳;也有在北京進修時,疼我的老師到不同商店給我搜羅的中國製造碎花手帕,它們都仍在服役中,絕對是經得起歲月的洗禮。有老手帕相伴,生活又多了幾分愜意!

潘璧雲老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