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樹


在鄉郊駐守,樹就等同是我的鄰居。這次風劫,僥倖自己居所及附近樹友都安然無恙,但不能不承認,這位暴君「山竹」,的確是近數十年來最厲害的風暴。雖然知道適者生存、物競天擇的道理,只是未能真正學懂。因此,當親睹路上一棵棵被暴風折斷或連根倒下的大樹,實在難過得很。
有些韌性強的樹即使被擊至身子橫斜,卻能保住性命避過一劫,反而好些剛直的老樹卻一命嗚呼了!木材本是珍貴資源,只是風劫後,在清理路上阻礙、恢復交通的大題目下,一堆堆原本可以有二次生命的木頭,卻被倉皇當成垃圾般處理。雖說路上種的都屬政府財物,市民不得私下據為己有,但心裏仍恨不得家有柴房一間,可以把木頭都暫存起來,哪怕我沒本事把它們變成家具或木刻,但可能哪天又用上柴火煮食,便算是物盡其用。
我等手沾出版事務的,不會不知道印刷一本書要消耗多少紙張,行內常說「下輩子要當根樹來償債消孽」。我想,等下世不如今世,多植樹多做保育更好。偏偏世上有包括我在內的一羣獨愛紙本者,總捧着實體書才覺是好。唯有在工作上加倍謹慎,避免因為出大錯要把書重印,也不過度設計而消耗更多紙材。
大自然的摧毀力固然強勁,但論到破壞林木,蹂躪大地,我想,「山竹」是拍馬也追不上我們人類吧?

潘璧雲